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明修密 | 28th Mar 2009, 18:07 PM | 一般 | (1224 Reads)

20年來, 香港人被支聯會、香港傳媒單方面/偏面的資訊洗腦, 完全迴避64歷史的在1989年2-3月份間的起源、過程, 將學生、平民的死傷無限放大, 將製造謠言煽動人民瘋狂而起的真相掩飾, 將軍方多次容忍徒手進場、暴民主動到處生事殺害軍人/燒軍車、軍人慘被暴民活活打死、燒死的真相隱瞞

這就是支聯會的所謂「中共屠殺學生平民」歷史了

香港人看得多學生、平民是如何慘死的, 也須看一看軍人一方的慘死吧!

香港人, 請想一想發動這「系統性謊言」的動機及背後威力吧, 64期間, 中國各地, 因聽了這可怕的「中共屠殺了幾千幾萬學生/平民」消息, 即蜂擁而起, 出來抗議中共「屠殺學生/平民」,  例如在6月4日後上海、北京等地, 出現大型遊行燒火車行為, 誓要保護學生, 因而造成更多人傷亡! 在北京, 人民聽到天安門廣場「學生/平民被屠殺」,  也群起出來, 誓要阻止軍隊進入天安門, 因而造成更多人死傷, 丁子霖兒子, 就是被這謠言間接害死的吧

這「謠言製造者源頭」就是間接的殺人兇手! 香港支聯會就是香港「謠言製造者源頭」之一! 亦是間接的殺人兇手!

64後香港電視新聞 (6月4日鎮壓後出現的死傷):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qEt8PLj57E&NR=1


六四後上海、北京死傷人

 

肖斌, 64時身在大連, 對電視訪問說「親眼」見到北京坦克碌死人, 繪影繪聲! 中共以衛星追蹤到這人身在大連, 沒可能親眼見北京情況呢? 後從民間通緝這人, 這人被舉報出來, 最後被判「煽動罪」10年 

 

刑法第105條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第105條)

組織、策劃、實施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對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對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其他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造謠、誹謗或者其他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

錄影資料參考:

肖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EKwoBwEzoc&feature=channel

六四軍人慘死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EKwoBwEzoc 

 

 

 

 

 

 

 

 

 

 

 

 

 

 

 

 

 暴民到處生事, 埋伏著等待殺害軍人:

 中央電視台節目(3-7/6/89)_NEWS023-01 (第4分鐘開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0LCBR_ecLI

暴徒真係人數唔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v3Qmamsv84&feature=related



 

 

 

加拿大CBC電視台:
Massacre in Beijing's Tiananmen Square 天安門事件 (June 4, 1989)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yj-3S_ulvI&feature=related

 

一名解放軍被群眾拉下裝甲車後, 被群眾以木棍、鐵棍毒打

 

群眾截停裝甲車後, 以「武器」狂毀裝甲車


 


[1]

以下請自行判斷真偽:

http://forum.cyberctm.com/forum/viewthread.php?tid=314407

港支聯的香港民主黨在港府沒有批准讓64精英王丹柴玲等入港參加64十周年紀念會後,很是不滿,于是在香港立法院提出了要北京政府為64平反的動議。不料此動議的辯論會演變成了對港支聯的責難會。香港民建聯,港進聯紛紛追究港支聯在北京64學生運動中有沒有扮演黑手的角色。問題集中在以下幾點:

1。為什麽在北京戒嚴令下達以後,還要出錢買許多帳篷給北京學生,這不是故意鼓動學生與政府對抗嗎?故意把學生引向死亡的路嗎?有議員問。如果學生幼稚的話,難道你們也幼稚嗎?你們不知道對抗戒嚴令的後果嗎? 民主黨回答說:帳篷是學生自己買的,與港支聯無關,港支聯只是出錢而已。

2。黃雀行動是什麽時候開始的,64前還是64後。  有議員說,在64後三天內,多達十多個學生領袖偷渡進人香港,使人很難相信這不是早就預謀的。有議員說。即使不是預謀,僅僅是許諾也是非常錯誤的。這會使學生領袖不顧上千廣場上學生的安危,跟戒嚴令對抗到底。

民主黨雖作了很多解釋,但是不能消除64黑手的嫌疑。  會議氣氛一度很是暴烈,民建聯,港進聯罵港支聯用北京學生的血撈取政治資本而民主黨說這是血口噴人。  

香港自由黨本是支持民主黨的,結果在投票是棄權,港支聯的要為64平反的動議被否定了。

由于64精英柴玲等入的63淩晨丟下上千廣場學生秘密逃跑的曆史曝光,64精英的形象在香港倒了很多人說:逃命是能理解的,但是總不能還算英雄。

有人說。從江湖意義上說。幫主怎麽能逃呢?怎麽能丟下弟子的死活不管呢?也太不仗義了!

還有人說。民主黨老叫我們跟北京對抗。是不是有一天也會丟下我們的死活不管呢? 

Thorn:《我的堅決不簽名(III)》

我的堅決不簽名(I)一文是說由于我不能認同六四簽名運動發起者的政治口號。特別是"經濟制裁中國"和“鼓吹台灣獨立可以理解“之類,所以我堅決不在六四簽名運動上簽名。

我的堅決不簽名(II)一文是說以柴玲,吾爾開希與李錄為首的北京學生領袖明明知道繼續占領天安門廣場會流血,可是在與香港支聯會作了“逃亡美國”的秘密交易之後,一舉推翻了當時高自聯指揮部的“5月30日從天安門廣場撤出全部學生”的決定。用學生與北京市民的血當作他們逃亡美國的敲門磚。

這篇文章將繼續揭露一些關鍵的事實,讓大家,特別是現在的學生,對六四有個全面的認識,1989年,中國的經濟改革正面臨物價改革的瓶頸口,通貨膨脹,物價上漲很快,老百姓情緒不滿,而在這同時,許多高幹子弟利用經濟改革的機會,搞官倒,很快就把國家和人民的財富聚集在他們手中,這更加激起老百姓對政府的不滿。

所以當柴玲和王丹為首的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絕食反對貪汙,反對官倒時,很快得到北京市民的支持。而且事態迅速擴大,並得到留美幾萬留學生堅決支持。

但是在後來運動就逐漸的變了性,柴玲,吾爾開希與李錄的人性的陰暗和醜陋的一面也逐漸暴露出來。

在第一次與當時的李鵬總理談判時,李鵬答應政府調查官倒和貪汙。但是以柴玲為首的學生代表拒絕撤出天安門。柴玲說。撤出天安門廣場後,李鵬會對學生代表秋後算帳。 在第二次與當時的李鵬總理談判時,學生代表增加了不許對學生秋後算帳的條件李鵬也答應了。

可是但是以柴玲為首的學生代表仍然拒絕撤出天安門廣場。柴玲說我們不相信李鵬。當然,李鵬作為中國太子黨的總代表,很難相信他會認真調查官倒和貪汙。可是繼續占領天安門廣場就會給李鵬以破壞社會秩序的名義把這場反對貪汙,反對官倒的運動打下去。柴玲,吾爾開希與李錄難道不明白這一點嗎?


[引用] | 作者 古靈仔 | 13th Apr 2009 13:4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他們的智商就那麽低嗎?為什麽趙紫陽的幕僚一個一個走馬燈似地勸告他們撤出天安門廣場,他們也堅決拒絕呢?他們一點也不幼稚,他們是中國近代曆史上最精明的學生領袖。

香港支聯會從這場運動一開始就介入了。學生募捐的錢90%來自香港支聯會。香港支聯會駐京代表成了學生領袖的參謀。

是不是由于港支聯的意思,柴玲,吾爾開希等才拒絕撤出天安門廣場呢?有迹象表明這一點。

請看柴玲,吾爾開希等人的第一次逃跑:  1989年5月19日晚上,李鵬宣布北京戒嚴。

柴玲,吾爾開希等高自聯的頭頭嚇得一人發了一千元,趕緊逃命。當時柴玲宣布絕食團的使命已經結束。要大家趕快疏散。他們把這一千元叫作保命費。所以5 月20日和5月21日,柴玲,吾爾開希,李錄,劉剛等許多高自聯的頭頭都離開了天安門廣場,但也不在家裏。可是在5月22日,他們又回到了天安門廣場。

這兩天,他們在那裏呢?怎麽又不逃跑呢?另一個敏感的問題是:他們當初准備往那裏逃跑呢?

有一個高自聯常委的活漏了天機:他罵道“香港支聯會真不是東西,說是支持我們,現在捅了漏子,就不管我們了。”在5月20日和5月21日這兩天裏,有些高自聯頭頭要求港支聯協助他們逃亡美國,但是港支聯不肯答應。為什麽不肯答應?

港支聯說,僅僅戒嚴令還不足以說明你們有危險。換句話說,還沒死人呢!  鑒于柴玲的逃跑,她被撤除高自聯總指揮的職務,由王丹任總指揮。

5月24日在王丹的主持下,高自聯常委會通過了定于5月30日全體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的決定,並且通知了中國留美學生聯誼會和香港支聯會,要他們在5月30日前遊行一次。(中國留美學生就于5月28日,在紐約,華盛頓,芝加哥,洛杉矶等地舉行了大遊行。)

港支聯眼見北京學生運動越出了它的操縱,就派特派員緊急飛北京。他與柴玲,吾爾開希,李錄等秘密會談,作了一場醜惡的交易。首先,由柴玲發難,猛烈攻擊王丹是右傾分子,投降主義。經過高自聯常委會的緊急會議,推翻了原定于5月30日全體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的決定,同時撤除了王丹的職,由柴玲重新擔任高自聯總指揮。

此外,柴玲又在學生運動的口號中加上了“要李鵬下台”的一條。這就是使學生運動打上了死結。人們要問為什麽柴玲,吾爾開希,李錄有這麽大的能量呢?一是由于,他們控制了募捐來的錢,二就是他們與港支聯特別關系。  一些人支持柴玲就是想一舉跳向美國。

王丹當時說”中國的民主需要長期鬥爭,不是一天兩天能成功的”,王丹當時還說過“這次運動的目的已經基本達到,反官倒和反貪汙口號已經深入人心,政府在新聞控制上也有所開放。繼續占領天安門廣場,不但會有學生流血的危險,而且會葬送這次運動的已經得到的成果。”王丹的這些非常正確的觀點被柴玲,吾爾開希,李錄批判為右傾投降主義。

在政府答應了學生的“要對官倒和貪汙進行調查”的要求後,學生們繼續占領天安門廣場,就顯得理由不足。

在政府宣布戒嚴後,學生們仍然繼續占領天安門廣場,就是公開的對抗法律。在一些國家,學生們用占領廣場或占領政府大樓的方法導致政府下台例子是有的。但是,那都是由于在美國的壓力下,那些國家的軍隊不支持政府的原因。

但是這在中國絕對不會發生。當有人把刀架在空中,要砍你的脖子時,去爭論對方是否有道理砍你的脖子上是愚蠢的。

當務之急是把你的脖子移到安全的地方去,等他刀放下來,再與他爭論道理。當時柴玲是這麽說的:“現在那麽多政府的官員一個個走馬燈似地勸告我們撤出,那是為他們著想,他們怕事情鬧大了丟官。他們怎麽不為我們想想?如果全體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李鵬就會輕而易舉的把我們抓起來。就是不抓起來,我們有好果子吃嗎?我們與李鵬已經誓不兩立,不是魚死就是網破。”

柴玲的這番發言很清楚地表明她是用天安門廣場上的廣大學生掩護自己。柴玲是用幾千個脖子去掩護她一個脖子。有人說64學生領袖幼稚,聽聽他們的講話,幼稚嗎?  從這時開始北京學生運動已經完全變成港支聯向北京政權發難的工具。港支聯就是要制造北京的流血與死亡。

他想用北京的流血與死亡來引起香港居民對97回歸的恐怖感,甚至想借此讓國際社會阻止中國收回香港。

港支聯首先買了很多帳篷,讓學生晚上睡好覺,白天也好休息,這就留住了大批外地學生。外地學生主要來自遼甯和天津的高校。此外還發錢下去給各校代表去買吃的。但是僅僅有吃有睡還不足以留住學生,還必須消除學生對戒嚴的恐怖感。

所以港支聯通過柴玲,吾爾開希,李錄等高自聯的頭頭手制造了一個又一個假消息,以蒙蔽學生和市民。其中最嚴重的是假造了所謂葉飛等七名將軍,向中央提交“以老軍人的名義,認為人民軍隊是人民的子弟兵人民軍隊絕不能對人民開一槍。我們建議軍隊不要進京”的意見書。這個消息是由天安門廣場高自聯廣播站首先廣播的,又由高自聯發到中國留美學生聯誼會。這是徹頭徹尾的捏造消息。如果不是高自聯捏造的,請柴玲,吾爾開希,李錄回答:你們從那裏來的消息?在這同時,還捏造了所謂70%以上的副部級,80%以上的司局級都同情學生。中共500多名將軍,更有300至400對軍隊進京表示反對“的假消息。

他們是怎麽捏造這些假消息呢?  一個曾任高自聯宣傳組的女學生說:有一天,李祿給了她許多名字和電話號碼,李祿說這都是老幹部,有的還是副部級和將軍。李祿叫她打電話采訪。每一個人都問兩個同樣的問題1)對學生運動支持不支持?

2)對戒嚴部隊如果向學生開槍如何看法?

他說所有的回答幾乎都一樣1)他們都說堅決支持學生的正義行動2)他們都堅決反對戒嚴部隊向學生開槍。

但是也幾乎所有的人都勸告她,學生還是先撤出天安門廣場的好,有意見以後再談。這位女學生說:有好多電話還是秘書回答的,她把所有電話記錄都給了李祿。

經過高自聯頭頭的修改,就變成了所謂70%以上的副部級,80%以上的司局級都同情學生。中共500多名將軍,更有300至400對軍隊進京表示反對的假新聞消息。

並且刪除了這些幹部都主張學生先撤出天安門廣場的忠告。

老軍人的意見書更是無中生有。中國的老將軍們從來不興搞聯名書之類的政治活動。來自不同體系的軍頭更是老死不相往來。如果是老鄧決定要戒嚴,沒有一個軍頭敢說不字。

高自聯的頭頭制造了這些假消息的目的是企圖給北京市民及天安門廣場學生們一個中國軍隊內部意見不統一,李鵬地位不穩,軍隊不會開槍的假象。這就叫輿論導向。  稍微有點法律常識的人都知道,對抗戒嚴法的後果是死亡。

在六十年代初,美國阿肯色的小石城,也就是當代美國總統克林頓的老家,白人種族主義者在開學時,不讓黑人學生進學校讀書,引起了一場全城性的騷動,由于騷動規模很大,警察無法控制,就實行了全城戒嚴。戒嚴期間,一些黑人團體成員違反戒嚴法繼續進行示威遊行,而遭到軍警的槍殺。後來阿肯色的議會經過討論,法律規定不許黑白學生分校。這場騷動才平靜下來。事後,黑人團體要對槍殺示威遊行者的軍警起訴,州政府的回答是,死者是違反了戒嚴法,軍警的開槍是合法的(justified). 前幾年,由于黑人騷動洛杉矶戒嚴時,軍警對違反戒嚴法者也是格殺不論的。

許多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家長們要他們子女撤出廣場是怕子女被打死。許多學校的老師們勸告學生們撤出廣場也是他們被打死。許多政府幹部勸告學生們先撤出廣場再說也是從他們的安全作想。可是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們,只聽頭頭的話。他們對頭頭們捏造的假消息堅信不疑,把戒嚴法當兒戲。有人為柴玲,吾爾開希,李錄辯護說“他們推翻了原定于5月30日全體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的決定是寄期望于萬裏通過人大取消政府的戒嚴令。”


[引用] | 作者 古靈仔 | 13th Apr 2009 13:4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請看曆史事實:5月28日,當時的人大委員長萬裏在加拿大接見了美國和加拿大的中國留學生代表。

留學生代表狠狠告了李鵬的狀。說戒嚴法沒有經過人大批准是違反憲法的,並要求萬裏取消政府的戒嚴法。

萬裏答應一回國立即召開人大緊急常委會研究戒嚴法的合法性。一個很重要的事實是萬裏從來沒有對留學生代表說戒嚴法是非法的,只是說研究研究。在中國的官僚制度下,研究常常是推托的代名詞,所謂研究就是研而不究。另一個更重要的事實是萬裏說了”為了防止意外,建議學生還是先撤出的好“他要留學生代表轉告。

北美中國留學生聯誼會立即把與萬裏談話的詳情FAX給北京高自聯。但是談話一到北京全走了樣。高自聯的頭頭首先把萬裏說的“為了防止意外,建議學生還是先撤出的好”的話刪除了。剩下的話又變成了“人大委員長萬裏將回國主持人大緊急常委會,取消戒嚴令”,這條消息一廣播,天安門廣場上學生一片歡樂,大家沈浸在一種虛假的勝利之中。萬裏在5月31日回國,到上海時就下了飛機並發表了支持戒嚴法的聲明。

天安門廣場上學生情緒先是失望,繼而一下子又憤怒到極點,罵萬裏變了立場。

如果說柴玲,吾爾開希,李錄推翻了全體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的決定是寄期望于萬裏取消戒嚴法,那麽為什麽在萬裏聲明支持戒嚴法後還堅持留在廣場上呢?難道他們不怕死嗎?  柴玲在64前的一次接見美國電視新聞的采訪節目中有非常精彩的表現。我們看到節目播出是在大約89年6月7日左右。節目是專題介紹學生領袖柴玲的。其中有一段對話如下。

美國記者問:現在已經戒嚴了,你們繼續留在天安門廣場上有沒有危險呢?

柴玲答:是的。我們有很大的危險。  我很難過,我們的這些年青的學生們可能會為這場運動流血死去。  說到這裏。柴玲居然哭了起來。

美國記者又問:那麽你想不想死呢?  柴玲一遍哭一遍答:不!我要話,我還很年輕。

這段對話說明了兩個事實:

1。在萬裏發表了支持戒嚴法的聲明後,高自聯的頭頭柴玲,吾爾開希,李錄清清楚楚知道繼續留在天安門廣場上學生們可能會流血
死去。

2.柴玲不想死的。看來吾爾開希,李錄也是不想死的。  柴玲現在口口聲聲說美國電視台錯誤地翻譯了她的話。  但是美國電視節目只是把她的聲音略為降低,再加上英文翻譯。  英文翻譯的聲音要比原聲延遲一至二秒。所以我們能很清楚地聽到她講:“不!我要活。”6月1日和2日,柴玲,吾爾開希,李錄等64

頭頭對如何阻止戒嚴部隊進入天安門廣場作了嚴密布置。還指定專人負責把守一些街口。這些被指定負責把守的學生們都感到很光榮,他們很有一股為革命流血犧牲的精神。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一個巨大的陰謀開始了。

89年6月2日深晚到3日淩晨,北京高自聯開了最後的常委會。會上由吾爾開希重點發言。吾爾開希對大家說:“根據可靠情報,明天戒嚴部隊要進行武裝清場,一定會發生流血死人的。”  吾爾開希又說“這次運動已經失敗。看來我們需要的不是一場改革,我們需要的是一場革命,一場體制外的革命。  我們今後所要作的是打倒共産黨的體制。”

柴玲李錄也作了慷慨的發言。李祿接下來宣布高自聯指揮部成員立即撤出天安門廣場。再一次發了逃命錢。逃亡的方向是美國。吾爾開希對逃亡路徑及聯絡方法作了細述。  先南下廣州,然後由港支聯接應。于是在6月3日淩晨三點左右,柴玲和大部分高自聯指揮部成員乘著天安門上的學生正在睡夢之時,偷偷地撤離廣場,走上逃亡美國的不歸路。

一個姓郭的頭頭在臨跑前,突然良心發現。他說:“學生都沒撤,我們指揮部提前撤對嗎?是不是可以叫學生們也一起撤?”李祿說“不行!叫學生們也一起撤我們就撤不了!”柴玲說“我們提前撤是為了保護火種。”于是這最後的良心也被狗吃了。

這時港支聯的陰謀就完全清楚了。先由柴玲,吾爾開希,李錄等人用豪言壯語把上千的學生騙在天安門廣場,然後在武裝清場的之前柴玲,吾爾開希,李錄等人再來個金蟬脫殼之計,逃之夭夭,使上千的學生陷入生死的困境。他們已經宣誓要打倒共産黨所以,廣場上學生死得越多,對共産黨的打擊越大,他們逃亡美國的本錢業越多。

6月3日天亮以後,高自聯指揮部只留下吾爾開希和李錄二人。他們留下的目的是為了不讓學生們知道高自聯指揮部的頭頭們已經跑了。他們知道,如果學生們一旦發現頭頭跑了,也會跑的,就會對部隊清場不抵抗。

中午12點,北京電台與電視台開始不停頓的廣播戒嚴指揮部的通告。吾爾開希和李錄也迅速地撤離了廣場。下午,戒嚴部隊開始向天安門廣場推進,一些學生與市民拼死阻止部隊推進,一場流血開始了。雖然高自聯指揮部的頭頭全跑了。

但是負責阻止部隊推進的學生們並不知道,他們還在忠實地執行頭頭的命令。而在64死亡學生中的大部分是擔任阻止部隊推進的。我想如果他們知道頭頭已經跑了,恐怕就不會拼死去了。也許丁子霖的兒子就是這麽死的。

誰也不知道第一個死去的學生是怎麽死的?誰也不知道第一個被學生和市民打死的士兵是怎麽死的?有很多種說法。

其中有一個說法似乎比較象真的。

故事說:正當學生與戒嚴部隊士兵僵持時,突然響起了一下槍聲。于是群衆叫了起來“解放軍打死人了!解放軍打死人了!”  接著十幾個身強力壯的男人向士兵猛撲了過去,抓住了士兵們的衝鋒槍。士兵們嚇得丟下槍跑了。但是有一個士兵卻給市民打死了。腦袋被砸碎了。還有其他很多version的故事。

但是所有的故事有個共同點:當市民撲向那個被打死的士兵時,他沒有用手裏的衝鋒槍掃射撲向他的市民。如果他掃了,那些撲向他的市民個個都得打死,他就會活下來。

為什麽他不開槍呢?一是恐怕他不忍向老百姓開槍,剛才那一槍也不是他打的,二是恐怕他沒有收到開槍的命令。

很多研究64曆史的文獻都指出,戒嚴指揮部一開始在使用武力這一點上是很猶豫的。

士兵在向天安門推進時,主要是用士兵的軀體,槍雖帶著,但是並沒有使用。所以幾個小時也無法打開通道。

那天,還有一個非常奇怪的事。6月3日上午,一輛挂著軍用牌照的吉普,開的飛快,向設置路障的群衆衝去,然後再迅速倒車,又飛快的開走。等群衆叫“解放軍開車壓死人了!”時,吉普車已經不知去向。這到底是誰幹的?目的是什麽呢?

很多人都指責戒嚴指揮部想用開車壓死人來挑起群衆的反抗情緒,以便鎮壓。但是,我的看法是:這恐怕是港支聯或台灣特務化錢雇人幹的。在北京搞一個軍用牌照和一套軍裝還不是輕而易舉的。至于目的更是顯而易見的。再回到打死士兵的事。那些市民說他們不知道是誰用磚頭砸死了士兵。顯然有人在混亂中下了毒手。再和吉普車壓死人的是聯系在一起,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個邪惡的力量在活動,它要挑起大對抗,大流血。

在戒嚴士兵被打死了一個小時以後,戒嚴指揮部顯然下達了開槍的命令。一批戒嚴士兵又來到木樨地,他們命令學生與市民撤除路障,但是學生與市民拒絕服從。

于是士兵就向路障開槍。有幾個學生與市民立即倒下,被別人馬上送去醫院,路障就打開了。這個血戒一開就很難收住。有人指責戒嚴指揮部用士兵的死挑起其他士兵的恐怖情緒。我看,這正是那個混在市民中用磚砸死士兵的人的目的。士兵被打死和戒嚴士兵用衝鋒槍開路大死學生的的消息很快傳遍天安門廣場,當他們要向柴總指揮請示怎麽辦時,發現總指揮部是空的總指揮部外面聚集了許多學生。有個外地學生頭頭說他找了一個下午也沒找到一個高自聯頭頭。

高自聯頭頭丟下學生先逃跑的消息使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們陷入一片混亂。怎麽辦?大家都不知道怎麽辦。于是大家就去問候德建怎麽辦。候德建就這樣當上了天安門廣場學生運動最後的臨時總指揮。候德建說:“現在天安門已經被包圍了,逃是無法逃了,根據我們台
灣對付戒嚴法的經驗,我提三點建議:

1、大家不要走動,統統坐下。

2、大家不要講話,更不能喊口號。 

3、大家千萬不要向士兵扔東西。”他說,“這樣做,台灣士兵就不會向老百姓開槍,我想大陸士兵也不會的。”

雖然有人說這是投降,但是候德建的三不主義還是為天安門廣場的多數學生所接受。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運動最終恢複了理性的思維。等戒嚴部隊開進天安門廣場,只見天安門廣場上千學生黑壓壓一片片坐在地上(往往幾百人一片)沒有一點走動,也沒有一點聲音。

戒嚴士兵就把學生門分片包圍起來。有一個女學生說。當時叫我們女學生坐在外圈,理由是怕男學生與士兵衝突。

當士兵拿了衝鋒槍把我們包圍時,我怕死了。  後來,聽到:預備的命令。我面前的士兵都把槍舉了起來。

接下來就聽到,震耳欲聾的槍聲。我就馬上趴在地上。心裏直叫換“不要打我!不要打我!“等槍聲停了下來,我知道我還活著。看看旁邊的女學生也活著,但臉色蒼白擡起頭看看後面的男生們也個個活著。再看看前面的戒嚴士兵,有幾個競然咧著嘴笑。

這我才知道是開槍嚇我們的。但是我心裏只有一個念頭:  “回家去!”

過了一會兒,戒嚴指揮車的喇叭叫高自聯的頭頭走出來,連續叫了幾個人的名字,包括柴玲王丹劉剛等人。

當時沒有人走出來。再過了一會兒,有一個人向戒嚴指揮車走去,一邊走,一邊叫:“我是候德建!”

候德建後來對人說戒嚴指揮問他高自聯的頭頭那裏去了,幾點走的,走那裏去了等問題。候德建向戒嚴指揮說。他以學生的臨時指揮身份表示無條件接受戒嚴法並要求准許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

再過了一會兒,戒嚴車喇叭又叫了:“凡是能走動的學生排好隊,從東南方向撤出天安門廣場“ 東南方向的戒嚴士兵讓開一個小的通道還有便衣拿著照片觀察走出的學生們。顯然是要抓高自聯的頭頭們。起先秩序還可以,但是很快由于大家要搶先撤出,隊伍就混亂了一片亂糟糟,爭先搶後,許多人的鞋子也擠丟了。也不敢揀,怕被後面擁上來的人踩死。這就是天安門運動的最後一幕。

戒嚴部隊在天安門廣場清場時有沒有打死學生呢?候德建說沒有。很多在場的學生說也沒有。但是傷是有的。特別是紀念碑旁邊的學生。這是由于部隊用了開花子彈,子彈打在紀念碑上,散成小的細粒,又打在學生的身上。

有人的腿就給彈粒打跛了。但是當時戒嚴部隊的確是朝天開槍。柴玲在美國說天安門廣場血流成河。你早就逃走了,你怎麽知道血流成河的?

你們與港支聯精心設計了一個可能會血流成河的死亡陷井,但是它被候德建的三不主義破解了。當你柴玲在3日淩晨三點逃離廣場時,你不是拒絕叫學生撤出嗎?那時要是學生們撤出了廣場,路障也不需要了,守衛路障的幾百市民也不會死了。什麽叫保護火種?你的命比這上千的學生的命還重要嗎?

64死亡的學生與市民是要反貪汙要反官倒要民主的但是他們被愚弄了,被欺騙了,被誘進了一個死亡的陷井。柴玲,吾爾開希,李錄,港支聯你們有什麽資格紀念64十周年?你們的手上就有64死亡的學生與市民的血。

你們將被永遠釘上曆史的恥辱碑。你們的賬遲早要算!


[引用] | 作者 古靈仔 | 13th Apr 2009 13:4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原帖由 竹劍 於 2009-4-17 01:58 AM 發表


P.S.發覺一個怪現象, 就是有某一些人在別人說中共撒謊, 鎮壓之類的時候, 就反撃支聯會講大話, 但偏偏未見一帖說未殺一人.

好了,

就算假設支聯會是大話精了, 又如何? 難道抹黑了敵對人仕, 就等於自己清白嗎?

好了,
就算假設支聯會是大話精, 但是和中共當年的暴行相比, 又孰大孰小呢??

呸, 那是從前中國人(現在還嗎?自行判斷了)慣用的抹黑和鬥臭手段, 常見地對權力的屈服和膜拜.


我們不怪某一些人, 面對權力, 面對壓迫, 面對利益的時候, 他們的腰骨比正常人軟, 他們的輕重未能分清, 他們的黑白未能分明.因為人性是軟弱的. 與其破口大駡他們是狗奴才, 不如給與他們一條自新之路, 從極權獨裁貪腐的一方, 回到自由民主法治的光明世界.

小學程度的博士發表於 2009-4-17 02:10 AM

點解你仲要為支聯會塗脂抹粉?



支聯會犯既唔係有 d問題, 係好有問題!



呢個係大是大非問題,支聯會犯既唔係小問題, 小過錯,  



係犯法啊 ! 犯左造謠推人去死既罪啊 !



點解要為呢個罪犯塗脂抹粉,



想轉移視線, 想淡化支聯會大話精既角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qEt8PLj57E&NR=1

六四後上海、北京死傷人

 

 


[引用] | 作者 反對謠言 | 17th Apr 2009 12:5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反對謠言
反對謠言

點解你仲要為支聯會塗脂抹粉?

支聯會犯既唔係有 d問題, 係好有問題!

呢個係大是大非問題,支聯會犯既唔係小問題, 小過錯,

係犯法啊 ! 犯左造謠推人去死既罪啊 !

點解要為呢個罪犯塗脂抹粉,

想轉移視線, 想淡化支聯會大話精既角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qEt8PLj57E&NR=1

六四後上海、北京死傷人

...

我記得睇錄影中, 有一個大陸人肖斌, 明明他在64時身在大連, 但對住電視訪問話「親眼」見到北京坦克碌死人,
繪影繪聲!後尾中共用衛星追蹤到呢個人原來身在大連, 又點可能親眼見北京情況呢? 後尾從民間通緝呢個人,
後尾有人將佢舉報出來,這人被判「煽動罪」10年(以上是在中共官方片中見到的片段, 大家可以再作討論的)

支聯會當時有無製造謠言煽動? 香港我就見有黎洪, 大陸唔知, 不過如果中共有確實證據的話, 係有機會觸犯「煽動罪」也不出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qEt8PLj57E&NR=1

六四後上海、北京死傷人


[引用] | 作者 古靈仔 | 17th Apr 2009 13:5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9496144&extra=page%3D1&page=2

據《中央情報局最後的日子》(The Last Days of the CIA ,作者(美)馬克‧佩Mark Perry)一書透露,支聯會參與和執行了美國中央情報局偷渡被中國司法機關通緝的刑事罪犯的「黃雀行動」。該書說:「美國中央情報局為出逃者事先準備了身份證、大量現金、偽造的火車票,以及沿著一條從北京到東南的『地下鐵道』的一連串的安全住所,在東南沿海,異議人士或是坐船經過變化莫測的海路偷渡至澳門,或經由陸路去香港。」「一個中央情報局官員證實,大部分高技術裝備和資金是由中央情報局提供的,它經由為此特別目的而在香港設立的前線機構來執行。」據九二年二月十三日《經濟日報》報道,司徒華說:「有些事暫時不能說出來,這牽涉到策略問題,最簡單的是,若你問我『黃雀行動』是否真,我就不能說……而在實際工作上,我們仍有幫助國內逃亡的民運分子。」


[引用] | 作者 passerby | 18th Apr 2009 01:1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7]

http://paper.wenweipo.com/2004/02/09/WW0402090007.htm

 

司徒華賊喊捉賊欲蓋彌彰

 


[引用] | 作者 路人c | 19th Apr 2009 15:4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8]

支聯會欲打倒共產黨的動機很明顯

from17/4/2009 apple daily

司 徒 華 哈 佛 演 講

料 2022 年 平 反 六 四

記 者 蔡 元 貴 波 士 頓 報 道 】 正 訪 問 美 國 的 支 聯 會 主 席 司 徒 華 在 哈 佛 大 學 演 講 時 預 言 ,六
四 將 在 2022 年 平 反 , 因 屆 時 中 國 共 產 黨 將 會 垮 台 。 他 指 出 , 中 國 維 權 運 動 不 斷壯 大
, 終 有 成 為 推 翻 專 政 制 度 的 力 量 ; 中 國 有 了 民 主 , 香 港 才 會 實 現 真 正 的 民 主 。


徒 華 當 地 時 間 周 三 ( 15 日 ) 晚 上 以 「 六 四 20 年 及 回 歸 12 年 回 顧 與 前 瞻 」 為 題 演講
, 吸 引 不 少 華 人 學 者 及 大 學 生 出 席 。 他 指 出 , 八 九 民 運 是 中 國 史 上 規 模 最 大 、 要求
最 鮮 明 的 民 主 運 動 ; 假 如 這 場 運 動 能 以 民 主 法 制 方 法 解 決 , 中 國 將 向 前 邁 進 一 大步
, 可 惜 最 終 以 鎮 壓 告 終 , 共 產 黨 內 開 明 力 量 也 一 併 被 整 肅 , 阻 礙 了 中 國 社 會 往 後的
進 步 。

徒 華 認 為 , 六 四 後 中 國 貪 腐 更 嚴 重 ; 六 四 前 貪 官 限 於 高 官 , 現
至 鄉長 無 不 貪 瀆 , 「 一 個 鄉 長 都 可 以 到 澳 門 賭 錢 輸 掉 千 萬 元 , 錢 從 那 裏 來 ? 」 他 又
以 毒奶 粉 醜 聞 為 例 , 指 出 中 國 社 會 道 德 敗 壞 , 問 題 源 於 六 四 後 黨 內 開 放 力 量 受 挫 。

過 , 中 國 民 間 目 前 湧 現 了 四 股 力 量 , 推 動 中 國 的 民 主 進 程 。 第 一 是 維 權 運 動 ; 第
二是 互 聯 網 ; 第 三 是 宗 教 力 量 , 內 地 現 有 地 下 基 督 徒 逾 一 億 人 , 是 一 股 民 主 力 量 ,
「宗 教 提 倡 愛 , 共 產 黨 提 倡 恨 ; 宗 教 提 倡 公 義 與 和 平 , 共 產 黨 提 倡 鬥 爭 」 ; 四 是 環
保力 量 , 中 國 近 年 很 多 污 染 問 題 , 保 護 環 境 的 力 量 將 成 一 場 運 動 。

73 年 大 限 中 共 倒 台


麼 六 四 何 時 平 反 ? 司 徒 華 解 釋 , 蘇 聯 政 權 建 立 73 年 後 倒 台 , 中 共 至 2022 年 便 屆
73 年 大 限 。 他 續 指 , 現 任 國 家 主 席 胡 錦 濤 2012 年 下 台 後 , 共 產 黨 將 會 內 鬥 , 當
接班 人 十 年 任 期 屆 滿 , 黨 爭 將 會 更 尖 銳 , 甚 至 有 人 會 利 用 平 反 六 四 打 擊 對 手 , 那 時
共產 黨 將 會 垮 台 , 六 四 得 以 平 反 。

講 座 吸 引 不 少 內 地 出 生 的 華 人 到
來 , 司 徒 華 說到 毛 澤 東 「 死 掉 」 時 , 席 上 一 男 子 打 斷 說 , 毛 澤 東 不 是 「 死 掉 」 , 是
「 去 世 」 , 但司 徒 華 堅 持 用 「 死 掉 」 。 其 後 該 男 子 又 發 言 指 斥 司 徒 華 用 悲 切 態 度 討
論 六 四 , 是 低級 及 沒 有 意 義 。

對於 港 大 學 生 會 長 陳 一 諤 的 言 論 , 司 徒 華 認
為 六 四 20 周 年 出現 這 些 言 論 是 必 然 現 象 , 他 不 擔 心 陳 的 言 論 反 映 香 港 新 一 代 不 了 解
六 四 , 「 仲 好 ,引 起 香 港 人 注 意 。 」

佛 生 點 睇 華 叔 帶 來 正 面 訊 息

ngrid Hartman   語 言 學 系

「我
不 認 識 司 徒 華 , 只 知 道 天 安 門 事 件 是 中 國 的 重 大 轉 捩 點 。 他 的 演 說 叫 我 們 做 人 要積
極 , 可 以 做 的 就 做 , 對 於 我 們 這 一 輩 太 過 務 實 的 年 輕 人 , 是 很 好 的 訊 息 。 」

佛 生 點 睇 華 叔 銘 記 追 求 民 主

柏 林   物 理 學 系

「華
叔 係 香 港 政 治 嘅 icon , 代 表 咗 香 港 人 對 民 主 嘅 堅 持 , 今 日 ( 昨 日 ) 同 佢 傾 偈 好開 心
, 華 叔 話 香 港 民 主 發 展 要 視 乎 香 港 人 對 民 主 訴 求 嘅 堅 持 , 我 一 定 會 記 住 。 」

寫 : 「 活 着 唔 係 為 咗 食 飯 」

風 又 綠 江 南 岸 , 曾 為 人 師 表 的 華 叔 昨 日 訪 問 哈 佛 校 園 , 與 一 群 香 港 留 學 生 對 談 。
難得 78 歲 的 華 叔 誨 人 不 倦 , 11 天 內 跑 了 美 加 四 個 城 市 , 依 然 馬 不 停 蹄 。 記 者 替 他
辛苦 , 華 叔 卻 說 : 「 一 個 人 活 着 , 唔 係 為 咗 食 飯 。 」

哈 佛 大 學 有 個 香 港 同 學 會
,一 群 港 生 得 悉 華 叔 來 演 講 , 立 即 邀 請 華 叔 聚 會 。 這 群 香 港 精 英 學 生 問 了 許 多 關 於
中國 與 香 港 民 主 的 問 題 , 有 同 學 說 香 港 回 歸 後 被 同 化 , 傳 媒 越 來 越 「 左 」 , 擔 心 香
港無 力 影 響 中 國 。 華 叔 勉 勵 同 學 說 : 「 中 國 民 主 路 好 漫 長 , 但 係 你 睇 蘇 聯 咁 高 壓 ,
最終 都 崩 潰 。 」

把 年 紀 不 怕 奔 波

同 學 本 想 陪 華 叔 遊 覽 校 園 , 但 得
知 華 叔前 一 晚 凌 晨 才 抵 達 , 改 與 他 真 情 對 話 。 華 叔 精 神 不 錯 , 同 行 的 支 聯 會 副 主 席
蔡 耀 昌說 , 華 叔 經 常 游 水 , 甚 少 病 痛 。
華 叔 往 後 還 有 六 天 行 程 。 當 地 華 人 組 織
以 今 次可 能 是 華 叔 最 後 一 次 訪 問 美 加 為 號 召 。 一 把 年 紀 這 樣 奔 波 , 華 叔 這 樣 解 釋 :
「 一 個人 活 着 , 唔 係 為 咗 食 飯 ; 一 個 人 食 飯 , 唔 係 為 咗 活 着 。 能 夠 做 一 啲 對 其 他 人
有 好 處嘅 事 情 , 就 係 生 命 嘅 意 義 。 」

他 認 為 , 動 員 海 外 華 人 關 注 中 國 人 權 十 分
重 要 ,「 國 內 唔 准 提 六 四 , 如 果 海 外 華 人 能 夠 多 關 注 , 國 內 嘅 同 胞 就 會 知 道 自 己 並
非 孤 立, 對 佢 哋 將 來 推 動 民 主 , 起 鼓 勵 作 用 。 」

本 報 記 者

徒 華 周 三 在 哈 佛 大 學 演 講 , 昨 日 並 與 香 港 留 學 生 交 流 。 黎 樹 雄 波 士 頓 傳 真


[引用] | 作者 路人甲 | 20th Apr 2009 19:0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http://paper.wenweipo.com/2004/02/09/WW0402090007.htm
司徒華賊喊捉賊欲蓋彌彰

司徒華為主席的支聯會公開反對基本法。

斯 遠

 司徒華為主席的支聯會一直推行推翻中國政府和顛覆中國社會制度的反華政綱,一貫公開反對基本法,與支聯會關係密切的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對李登輝投懷送抱而大肆鼓吹台獨和港獨,這些都是無法否認和抹煞的事實。邵天任無非是指出這些事實,卻引來司徒華惱羞成怒的反撲和謾罵。司徒華不可能隻手遮天,他們所幹的每一件壞事,歷史都會有記錄。

 內地法律專家邵天任指出:「香港回歸以後,有的立法會議員至今參加在旨在推翻中國中央人民政府的組織之中,有的立法會議員還公開宣稱反對基本法,公開發表支持台獨的言論。這都是與基本法的規定相違背的。」身兼支聯會主席的立法會議員司徒華聲稱,邵天任的一番話影響了港人與中央的溝通,同時違反了基本法和干預本港內政。

 眾所周知,司徒華作主席的支聯會一直推行推翻中國政府和顛覆中國社會制度的反華政綱,一貫公開反對基本法,與支聯會關係密切的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對李登輝投懷送抱而大肆鼓吹台獨和港獨,這些都是無法否認和抹煞的事實。邵天任不過說出事實,司徒華若不做這些違反基本法規定的事,何必惱羞成怒地進行反撲呢?這不是欲鄙措獱隉H

支聯會一貫反對基本法

 支聯會(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的名稱是名不符實的,因為它所認為的國內「民主運動」,只是當年國際國內大氣候下的一瞬間風波,早已煙消雲散。而支聯會已演變為特定的反華組織,一直活動到今天而不願退出歷史舞台。支聯會以「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為行動綱領,其旨在推翻中國中央人民政府是十分露骨的。而且支聯會受到外國情報機關指使,與海外反華機構和反華勢力密切勾結。

 支聯會的政綱圍繞八九年春夏之交的「北京風波」,但祖國政府和人民對這場事件的結論並沒有改變,也不可能改變。歷史證明,中國政府果斷平息這場風波,符合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正因為如此,中國沒有重蹈蘇聯解體、東歐變天的覆轍,而是在十多年波譎雲詭的形勢變幻中,保持了社會穩定,綜合國力大幅度躍升,人民生活總體上實現了由溫飽到小康的歷史性跨越。所謂「屠城」也者,已被中外傳媒的真實鏡頭證實是謊言。但司徒華至今仍死咬已經破了產的謠言不放,繼續幹著反華勾當。

每年舉行反對中央集會

 司徒華聲稱支聯會是合法註冊團體,所有活動都經合法批准,常委當中,有七位立法會議員,是合法經由選舉產生,不容邵天任說三道四。但是,支聯會常委當中有七位立法會議員,只能說明支聯會與民主黨、職工盟等是「幾塊招牌,一套班子」,只能說明他們用各種身份與方式,進行顛覆中國政府和推翻基本法的活動,而不能說明他們的行為符合基本法。支聯會去年有意識地把所謂紀念六四活動,跟反對為基本法第廿三條立法掛鉤,所謂「毋忘六四、反對廿三」的口號,就是公開反對基本法。

 民主黨幾位副主席及釵h中常委,都兼任支聯會副主席或中常委,民主黨「黨鞭」司徒華則是支聯會主席。支聯會還玩弄「換招牌」手法,組織「反對廿三 還政於民」等一系列遊行集會的民間人權陣線,其骨幹人物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就是支聯會副主席。李卓人曾在立法會提出一項極之荒謬的動議,竟然要求立法會違反基本法,號召市民參加遊行反對政府遵守基本法的規定就第廿三條立法。

 每年元旦和「六四」期間,支聯會與民主黨、職工盟的主要骨幹都要舉行反華集會和遊行,高呼「結束一黨專政」等顛覆中央政府的口號。其中支聯會常委伍國雄等人,還在遊行中侮辱和燒毀國旗區旗並展示青天白日旗。在進行這些明目張膽的反華活動的同時,支聯會還幹了大量偷偷摸摸和不能見光的反華活動。

參與美中情局「黃雀行動」

 據《中央情報局最後的日子》(The Last Days of the CIA ,作者(美)馬克‧佩Mark Perry)一書透露,支聯會參與和執行了美國中央情報局偷渡被中國司法機關通緝的刑事罪犯的「黃雀行動」。該書說:「美國中央情報局為出逃者事先準備了身份證、大量現金、偽造的火車票,以及沿著一條從北京到東南的『地下鐵道』的一連串的安全住所,在東南沿海,異議人士或是坐船經過變化莫測的海路偷渡至澳門,或經由陸路去香港。」「一個中央情報局官員證實,大部分高技術裝備和資金是由中央情報局提供的,它經由為此特別目的而在香港設立的前線機構來執行。」據九二年二月十三日《經濟日報》報道,司徒華說:「有些事暫時不能說出來,這牽涉到策略問題,最簡單的是,若你問我『黃雀行動』是否真,我就不能說……而在實際工作上,我們仍有幫助國內逃亡的民運分子。」這顯示出,司徒華和支聯會確實參與和執行了美國中央情報局非法偷渡內地被通緝刑事犯的「黃雀行動」。

與反華機構有金錢關係

 司徒華作為外國情報機構的走卒,事實俱在。曾頻頻使用假護照進入祖國內地和香港的王炳章,此人長期進行反對中國政府的活動,他旅居美國,持有綠卡,但並非美國公民,惟在較早前他卻使用假護照進入中國,企圖組建「反對黨」被驅逐出境。後來他企圖以假美國護照進入香港,被入境處拒絕入境。當時司徒華攻擊特區政府是「政治審查」,是「屈服於北京的壓力而不讓王炳章入境」。但當美國當局以行使假護照罪名拘捕王炳章後,司徒華才知道王炳章並非中情局派遣的人,立即噤若寒蟬。

 支聯會不僅是外國情報機構的走卒,而且與外國反華機構具有金錢上的關係。支聯會常委劉山青就直認,他曾經得到「索羅斯基金」的三十萬元「贊助」,開辦「民主網站」。報章還揭發支聯會成員「長毛」梁國雄出錢請人參加遊行示威,且價錢不菲,更質疑其費用是否來源於外國勢力。

 司徒華指邵天任的一番話影響了港人與中央的溝通,這完全是賊喊捉賊。支聯會每年都煽惑部分市民參加反對中央政府的遊行,這說明真正影響港人與中央溝通的是司徒華。司徒華對邵天任倒打一耙,表明司徒華慣於說謊。九七前夕,司徒華到美加籌款,哭訴九七後他不能離開香港,如一旦離開就不能再返港,這彌天大謊已被事實戮破。近日,司徒華又拋出一個彌天大謊,大爆有人向他傳話,打聽他是否願意「秘密」往內地談談政制發展問題。明眼人一聽,就知道司徒華的「有人」,是自己做作或子虛烏有。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歷史是賢明而嚴格的審判者,看司徒華的過去,就知道他的現在;看司徒華的現在,就知道他的將來。作為外國情報機構的走卒和反中亂港頑固分子,司徒華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引用] | 作者 路人甲 | 20th Apr 2009 19:0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http://paper.wenweipo.com/2004/02/09/WW0402090007.htm
司徒華賊喊捉賊欲蓋彌彰

司徒華為主席的支聯會公開反對基本法。

斯 遠

 司徒華為主席的支聯會一直推行推翻中國政府和顛覆中國社會制度的反華政綱,一貫公開反對基本法,與支聯會關係密切的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對李登輝投懷送抱而大肆鼓吹台獨和港獨,這些都是無法否認和抹煞的事實。邵天任無非是指出這些事實,卻引來司徒華惱羞成怒的反撲和謾罵。司徒華不可能隻手遮天,他們所幹的每一件壞事,歷史都會有記錄。

 內地法律專家邵天任指出:「香港回歸以後,有的立法會議員至今參加在旨在推翻中國中央人民政府的組織之中,有的立法會議員還公開宣稱反對基本法,公開發表支持台獨的言論。這都是與基本法的規定相違背的。」身兼支聯會主席的立法會議員司徒華聲稱,邵天任的一番話影響了港人與中央的溝通,同時違反了基本法和干預本港內政。

 眾所周知,司徒華作主席的支聯會一直推行推翻中國政府和顛覆中國社會制度的反華政綱,一貫公開反對基本法,與支聯會關係密切的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對李登輝投懷送抱而大肆鼓吹台獨和港獨,這些都是無法否認和抹煞的事實。邵天任不過說出事實,司徒華若不做這些違反基本法規定的事,何必惱羞成怒地進行反撲呢?這不是欲鄙措獱隉H

支聯會一貫反對基本法

 支聯會(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的名稱是名不符實的,因為它所認為的國內「民主運動」,只是當年國際國內大氣候下的一瞬間風波,早已煙消雲散。而支聯會已演變為特定的反華組織,一直活動到今天而不願退出歷史舞台。支聯會以「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為行動綱領,其旨在推翻中國中央人民政府是十分露骨的。而且支聯會受到外國情報機關指使,與海外反華機構和反華勢力密切勾結。

 支聯會的政綱圍繞八九年春夏之交的「北京風波」,但祖國政府和人民對這場事件的結論並沒有改變,也不可能改變。歷史證明,中國政府果斷平息這場風波,符合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正因為如此,中國沒有重蹈蘇聯解體、東歐變天的覆轍,而是在十多年波譎雲詭的形勢變幻中,保持了社會穩定,綜合國力大幅度躍升,人民生活總體上實現了由溫飽到小康的歷史性跨越。所謂「屠城」也者,已被中外傳媒的真實鏡頭證實是謊言。但司徒華至今仍死咬已經破了產的謠言不放,繼續幹著反華勾當。

每年舉行反對中央集會

 司徒華聲稱支聯會是合法註冊團體,所有活動都經合法批准,常委當中,有七位立法會議員,是合法經由選舉產生,不容邵天任說三道四。但是,支聯會常委當中有七位立法會議員,只能說明支聯會與民主黨、職工盟等是「幾塊招牌,一套班子」,只能說明他們用各種身份與方式,進行顛覆中國政府和推翻基本法的活動,而不能說明他們的行為符合基本法。支聯會去年有意識地把所謂紀念六四活動,跟反對為基本法第廿三條立法掛鉤,所謂「毋忘六四、反對廿三」的口號,就是公開反對基本法。

 民主黨幾位副主席及釵h中常委,都兼任支聯會副主席或中常委,民主黨「黨鞭」司徒華則是支聯會主席。支聯會還玩弄「換招牌」手法,組織「反對廿三 還政於民」等一系列遊行集會的民間人權陣線,其骨幹人物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就是支聯會副主席。李卓人曾在立法會提出一項極之荒謬的動議,竟然要求立法會違反基本法,號召市民參加遊行反對政府遵守基本法的規定就第廿三條立法。

 每年元旦和「六四」期間,支聯會與民主黨、職工盟的主要骨幹都要舉行反華集會和遊行,高呼「結束一黨專政」等顛覆中央政府的口號。其中支聯會常委伍國雄等人,還在遊行中侮辱和燒毀國旗區旗並展示青天白日旗。在進行這些明目張膽的反華活動的同時,支聯會還幹了大量偷偷摸摸和不能見光的反華活動。

參與美中情局「黃雀行動」

 據《中央情報局最後的日子》(The Last Days of the CIA ,作者(美)馬克‧佩Mark Perry)一書透露,支聯會參與和執行了美國中央情報局偷渡被中國司法機關通緝的刑事罪犯的「黃雀行動」。該書說:「美國中央情報局為出逃者事先準備了身份證、大量現金、偽造的火車票,以及沿著一條從北京到東南的『地下鐵道』的一連串的安全住所,在東南沿海,異議人士或是坐船經過變化莫測的海路偷渡至澳門,或經由陸路去香港。」「一個中央情報局官員證實,大部分高技術裝備和資金是由中央情報局提供的,它經由為此特別目的而在香港設立的前線機構來執行。」據九二年二月十三日《經濟日報》報道,司徒華說:「有些事暫時不能說出來,這牽涉到策略問題,最簡單的是,若你問我『黃雀行動』是否真,我就不能說……而在實際工作上,我們仍有幫助國內逃亡的民運分子。」這顯示出,司徒華和支聯會確實參與和執行了美國中央情報局非法偷渡內地被通緝刑事犯的「黃雀行動」。

與反華機構有金錢關係

 司徒華作為外國情報機構的走卒,事實俱在。曾頻頻使用假護照進入祖國內地和香港的王炳章,此人長期進行反對中國政府的活動,他旅居美國,持有綠卡,但並非美國公民,惟在較早前他卻使用假護照進入中國,企圖組建「反對黨」被驅逐出境。後來他企圖以假美國護照進入香港,被入境處拒絕入境。當時司徒華攻擊特區政府是「政治審查」,是「屈服於北京的壓力而不讓王炳章入境」。但當美國當局以行使假護照罪名拘捕王炳章後,司徒華才知道王炳章並非中情局派遣的人,立即噤若寒蟬。

 支聯會不僅是外國情報機構的走卒,而且與外國反華機構具有金錢上的關係。支聯會常委劉山青就直認,他曾經得到「索羅斯基金」的三十萬元「贊助」,開辦「民主網站」。報章還揭發支聯會成員「長毛」梁國雄出錢請人參加遊行示威,且價錢不菲,更質疑其費用是否來源於外國勢力。

 司徒華指邵天任的一番話影響了港人與中央的溝通,這完全是賊喊捉賊。支聯會每年都煽惑部分市民參加反對中央政府的遊行,這說明真正影響港人與中央溝通的是司徒華。司徒華對邵天任倒打一耙,表明司徒華慣於說謊。九七前夕,司徒華到美加籌款,哭訴九七後他不能離開香港,如一旦離開就不能再返港,這彌天大謊已被事實戮破。近日,司徒華又拋出一個彌天大謊,大爆有人向他傳話,打聽他是否願意「秘密」往內地談談政制發展問題。明眼人一聽,就知道司徒華的「有人」,是自己做作或子虛烏有。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歷史是賢明而嚴格的審判者,看司徒華的過去,就知道他的現在;看司徒華的現在,就知道他的將來。作為外國情報機構的走卒和反中亂港頑固分子,司徒華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引用] | 作者 路人甲 | 20th Apr 2009 19:0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1] Anabolic Steroids

closely generally motion appearance mass action methods

Steroids LinkedIn | Steroids Kaixin | RoidsMall Weibo | RoidsMall Mogujie

strength performance lifting banned female retrieved america front


[引用] | 作者 Anabolic Steroids | 16th Feb 2012 02:1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2] Steroids Sale

19th close competitive full type control treloar

Steroids | Buy Steroids Amplify | Buy Steroids | Buy Steroids Online | Buy Steroids Blog

competition play split muscular compound nutr trained growth


[引用] | 作者 Steroids Sale | 4th Apr 2012 02:51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