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明修密 | 29th Mar 2009, 18:41 PM | 一般 | (1039 Reads)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9367521&extra=page%3D1


個人認為, 支聯會叫囂近20年「平反64」, 是法、理基礎並未足夠

在西方國家, 當政者從來也甚少會為反思自己的歷史錯誤反思、認錯、或道歉;  例如﹕英國不會為自己過去二百多年來的侵略殖民行為道歉, 美國也不會為當年派遣八國聯軍侵略中國進行反思, 亦不曾對攻略伊拉克道歉。

所謂平反一件歷史事件, 是一件非常重大的政治行為,  支聯會叫「平反六四」背後亦有一套政治邏輯﹐就是認為六四是「愛國民主運動」, 不是「暴亂」, 所以宣佈戒嚴的決定是錯的,  武力清場的決定是錯的﹐而武力清場的本質就是「鎮壓」﹐一些人更用上「屠殺」一字。

但是, 要將一件歷史事件定性, 每一件歷史事件爆發的發展、過程, 亦是不能被忽略的, 而平反過程也須要按法理程序進行, 並非能夠透過感情渲染、叫囂就能達到

 

 

因此, 首要條件是, 大家就須要分析64的「愛國民主」成份

「愛國」?
愛國是一個政治概念, 而理念與行動一致,  這才算是一種愛國行為。

一個公民最簡單的愛國行為,  就是履行公民責任, 而奉公守法就是履行公民責任的最基本方法。如果一個人公然違反國家法律、漠視國家憲法、或者一個蓄意瞞稅逃稅, 連最基本的公民責任也履行不了, 就似乎沒有資格說自己愛國。

如果一場群眾運動中, 有人公然違反國家法律﹑漠視國家憲法﹐連最基本的公民責任也履行不了﹐我們似乎也不能將此場運動稱為愛國的群眾運動。

64的「戒嚴令」:

64事件中, 在中共多次與學生會面, 要求學生和平散去不果後, 5月19日趙紫揚到天安門廣場勸學生離去和停止絕食 (這個時候, 己經有不少學生要求復課)。 為了維持全國秩序, 在89年5月20日頒報「戒嚴令」。

在最後會談中, 吾爾開希曾答應李鵬學生撤離, 李鵬亦答應不對學生追究

最後的結果是, 學生不肯撤離天安門廣場

「民主」?

整場64運動中﹐當時的「學運領袖」皆不是以民主程序產生﹐事實上﹐在整場運動中﹐對於中國的社會主義民主建設﹐ 並無甚麼實質性建議。

假如當時幾十個未經民主程序產生的所謂「學運領袖」﹐在未經廣泛諮詢民意的情況下﹐要求國家領導人下臺﹐又或者是在場一群群眾在遊行中提出要求國家領導人辭職的口號﹐就可憑一己之願凌駕於全國十多億人的意願﹐凌駕於由民選程序產生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凌駕於國家憲法﹐國家領導人便要聽從他們的政治訴求下臺﹐就是他們「民主訴求」的實質內容的話。那麼﹐他們講求的已不再是民主政治﹐ 而是暴民政治(mobocracy)。 [轉自blog文]

在政府與學生展開對話時﹐學生則採取對抗性態度導致破裂﹐後期群眾運動指揮系統更出現混亂﹐導致情況失控﹔或者高呼暴民政治式的下臺口號﹐加深政府與群眾之間的矛盾。在國務院依從憲法宣佈戒嚴令後﹐漠視國家法規繼續進行非法集會。試問這一切對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毫無建樹的群眾運動﹐又怎能稱得上「民主運動」﹖


5月19日趙紫揚到天安門廣場勸學生離去和停止絕食後, 不少學生要求復課, 但當時學生領袖封了大學的教學樓反對復課, 違反了他們口講的民主。


香港人也應該思考:

政府以官方及非官方對話的勸喻、警告、戒嚴等許多方法都嘗試過,而群眾在戒嚴令頒佈後十五日依然進行「非法集會」﹐整個64運動, 公然漠視國家合法合憲的國家法令﹐這場群眾運動還能稱為愛國運動嗎﹖


[1]

柴玲須承擔六四責任 (2002年2月19日)

[轉貼]

[注︰最近同一位roundtable的朋友,談起「六四」,想起多年前的舊文,舊名「追討屠城責任,找柴玲吧」,重發如下。補充一點︰如學生真的手無寸鐵,為何坦克會著火呢?

此文成於2002年參選港大學生會時的文章。當時,在諮詢大會,常被問及六四問題,也曾問及四個堅持,作為候選外務副會長的我,有責任回答。]

柴玲在1989年5月28日在一間酒店,接受一間美國電視台訪問時說︰「期待血流成河,這樣才可團結一家...要用鮮血喚起群眾... 」

同學知否中共在鎮壓前讓步過多少次?

 · 89年4月29日國務院發言人袁木曾與學生作官方對話。

 · 89年5月14日中共中央委員閰明復,與當時北京高等學生自治聯合會(高自聯)學生領袖對話,可是,中途又被另一派別學生領袖破壞,中斷了正常對話。

 · 由於學生內部山頭林立,權力鬥爭激烈,中共根本不知道真正能代表學生的代表是誰,所以,中共中央委員閰明復在89年5月16日直接到天安門廣場跟學生作非官方對話。

(資料補充﹕當時所謂學生組織"高自聯"並非由學生民主選出,而且,當時柴玲以"甘願作第一個犧牲"理由,在非全體學生民主選舉下,成為所謂絕食團總指揮,又其後成為所謂保衛天安門指揮部總指揮﹐最後柴玲不單沒有第一個犧牲﹐還存活下來在美國過著悠閑的生活)

 · 89年5月18日,國務院總理李鵬在人民大會堂與學生作官方會談。該次會談按學生要求作全國性廣播。而當時中共總書記趙紫揚已經以總書記身份否認426社論立場,即認為該是運動是動亂。

 · 5月19日趙紫揚到天安門廣場勸學生離去和停止絕食。這個時候,己經有不少學生要求復課,但當時學生領袖封了大學的教學樓反對復課,違反了他們口講的民主。 

以上的軟方法不成,中共只有試用硬方法。

 ·
1989年5月19日李鵬試用硬的口術表示要平息事件,派出了軍隊,卻被學生包圍,為了避免衝突升級,最後軍隊退到了市郊。同日,柴玲向記者表示,是次活
動要"推翻政府,中國才有希望"。那是否表示要推翻政府為目標呢?如推翻了,之後如何呢?
·當時學生內部的權力鬥爭升至新高峰。當時學生領袖封從德承認,學生內部的奪權事件每天平均有3至4次,有很多政變,佔據宣傳站等事發生。例如學生到火車
站引領初到北京的非本地學生,到天安門佔領宣傳站。

 · 不單學生,工人農民等也被學生呼籲要加入運動,令大城市經濟停頓,似是無政府狀態。這狀態使原本蘇聯總書記戈巴卓夫在5月15日到訪中國的歡迎儀式,因為學生會佔領了天安門,所以要改到機場舉行。

 ·
89年5月23日,結合了學生和工人組織的愛國維憲各界聯席會議(聯合會),包括吾爾開希﹑柴玲﹑李禒﹑封從德等當時學生,議決了在實施戒嚴令日(5月
20日)之後10天,即5月30日撤離天安門,復課。可惜,柴玲和李褖之後又改變了主意,表示要"堅決打倒中央"。 

(當時,學生內部對運動的目標和方向和方法等出現了極大分歧,學生只在天安門,終日歌唱跳舞,社會一部份人罷工罷課,社會可以永遠如此嗎?)

 · 到89年6月3日,經過不論軟硬方法也行不通後,中共為了解決問題,又再次正式向學生警告,但學生始終留著不走。如果解放軍有心殺學生,情況絕對不止如止。只是為了大局,不可不用之法,當然,慘事的規模我認為是可以少很多的。
但要注意,在6月2日有份開始絕食的四君子之一歌手候德侹說,他當時留至早上6時30分,但從沒有見過有坦克輾壓人。他雖身為絕食份子,他也警告學生不可製造誇大謊言。事實上,當時廣泛流傳4000人死亡。


對所有的死難者覺得很婉惜。但是,我認為罪魁禍首是柴玲這個褊激的學生領袖。政府不論官方對話,非官方對話,黨領導作代表,國家領導作代表,警告,戒嚴,
軍隊試進(89年5月19日)等許多方法也試過了,但問題總的是要解決的,國民經濟的損失不可無止境,一少撮人的褊激想法不可放肆,要行實務,要實實際際
解決問題。對於實際問題,不可單單以同情或感情下判斷。要理性才可達到目標。

 


[引用] | 作者 我不是黃世傑 | 30th Mar 2009 18:4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9367521&page=14&extra=page%3D1#pid197191180

引用:

原帖由 Artemis@ET 於 2009-3-30 05:27 PM 發表

我每天的確有千千萬萬個「可能性」的幻想, 但也不能證明閣下「沒有顛覆政權」的意圖, 如可以此入罪理應大快人心

謝謝你指出所發言論的荒謬性

那些 video 我沒有說是假的, 只是時間不在六月四日之前罷了

沒有暴亂, 就入城殺人, 有人被殺引起暴亂, 想起又一陣心傷

Thanks for your reminding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89條第16項授予的權力(十六)

:依照法律规定决定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范围内部分地区进入紧急状态;

當時沒有暴亂, 依何法决定进入紧急状态?

再次謝謝你指出可能違憲的地方

勿一再混淆讀者, 當日誰是「顛覆罪」被捉拿的, 誰人被入罪的, 當是跟據中共所掌握資料, 按當地法律處理,  你現怎能硬亂說成是我說的? 真謊謬!

再講戒嚴令: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89條第16項﹐列明中國國務院有權決定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因此1989年5月20日國務院總理李鵬和北京市政府所頒佈的戒嚴令﹐絕對是合法合憲。

當時北京市政府所頒佈的戒嚴令﹐該戒嚴令是在 1989年5月20日頒佈﹐距離六四事件發生是15日。戒嚴令列明「嚴禁打、砸、搶、燒等一切破壞活動」﹐否則「公安幹警、武警部隊和人民解放軍執勤人員有權採取一切手段,強行制止」。

就算沒有出現「打、砸、搶、燒」﹐在戒嚴期間,嚴禁遊行、請願、罷課、罷工和其他損害正常秩序的活動。

回看資料, 可見當日由於聚集群眾越來越多, 國家官方亦多次與群眾進行接觸﹐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家總理與中共總書記經的對話與勸籲仍不願散去﹐而北京市已出現混亂情況。

再看資料報告, 南京、武漢、西安、長沙、上海、哈爾濱等地的高校都發現從北京去的學生,天津、河北、安徽、浙江等地的學生也到北京參加遊行。在長沙、西安等地,發生了嚴重打、砸、搶、燒的違法犯罪活動。

最終在5月20日﹐國家根據憲法宣佈在北京市進行戒嚴。

從資料片段中, 包括支聯會的片段, 也可以輕易見到各處有大批人群上街(幾萬甚至幾十萬人)、出現不同的亂狀、各省地人也紛紛加入行列、罷工、罷市

既然有跡象顯示當時的煽動情況不斷擴展的趨勢,  群眾勸喻不去,同時又預計北京市警力嚴重不足,  已無法維持正常的生產、工作和生活秩序的情況下,  要恢復社會秩序, 「戒嚴」是必要的, 何來違法?

既然戒嚴令是合法合憲﹐那麼當時在天安門廣場或附近地區聚集的群眾﹐已屬非法集會﹐國家戒嚴部隊有權進行武力疏散。

要怎樣界定是「緊急」? 並不一定是指騷亂、混亂中出現更多人死傷, 要有人死、要有人流血, 才叫緊急!

如果你說是, 那請你千萬不要在香港從政或做香港的官員, 相信你的判斷會害死唔少人的!

六四天安門鎮壓前的『打、砸、燒』;64鎮壓的導火線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5FRpzBjm2A&feature=channel

參考資料﹕北京市人民政府令(第一號)

根據李鵬簽署的國務院關於北京市部份地區的戒嚴令,為迅速制止社會動亂,維護首都正常的工作,生產、教學、科研、社會生活秩序,北京市人民政府特發布此令︰

(一)自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日十時起,對東城區、西城區、崇文區、宣武區、石景山區、海淀區、豐台區、朝陽區實行戒嚴;

(二)在戒嚴期間,嚴禁遊行、請願、罷課、罷工和其他損害正常秩序的活動;

(三)嚴禁任何人以任何方式製造和散佈謠言,進行串連、演講、散發傳單、煽動社會動亂;

(四)嚴禁衝擊黨政軍領導機關,嚴禁衝擊廣播、電視、通訊等重要單位,嚴禁破壞重要公共設施,嚴禁打、砸、搶、燒等一切破壞活動;

(五)嚴禁騷擾各國駐華使館和聯合國駐京機構;

(六)在戒嚴期間,發生上述應予禁止的活動,公安幹警、武警部隊和人民解放軍執勤人員有權採取一切手段,強行制止。 以上各項公布望全體市民遵照執行。


[引用] | 作者 咩叫戒嚴令? | 5th Apr 2009 15:1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http://uwants.com/viewthread.php?tid=7846924&extra=page%3D1&page=13

引用:

原帖由 chiwing64 於 2009-4-5 12:16 PM 發表

在當時不承認吧!到現在只是含糊的講吧!...明正言順,政府是否要清清楚楚交代,就不會有人誤會,把真相說出來,對一個中國來說不是太難吧!公道自在人
心,如果係真相怕什麼拿出來討論,為什麼要封鎖消息,監視、不讓人知道真相,最近不是有當年64軍人站出來嗎? ...

64由初期中共定性為「反革命暴亂」, 到後來的「政治風波」, 你認為原因是甚麼?

亦已一早於1989年公開資料, 還有甚麼不公開?

丁子霖也是找出100多人資料吧?

64資料當中, 有證據顯示學生領袖是有「顛覆政權」的意圖 (相信中共是掌握更多的資料)

若要中共正視, 你是否希望中共應將64當日有份參予的學生/平民/黨員也一併捉拿定「顛覆罪」呢?

若果真這樣, 中國會出現怎樣的混亂局面?

當然, 我認為依然有「顛覆中共政權」的人, 最樂意看到中國再次出現亂狀吧

引用:

袁木記者會 (89.6.6) -- 六四事件

袁木 : 死亡情況,初步統計數字是近三百人

袁木
:「統計數字還不完全,經再三核實的不完全統計,情況是這樣的:解放軍官兵受傷五千多人;地方上(包括為非作歹的暴徒、圍觀的不明真相的群眾)共傷二千多
人;死亡情況,軍隊和地方加在一起的初步統計數字是近三百人,其中包括部隊的戰士,包括罪有應得的歹徒,也包括誤傷的群眾。」

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http://www.npc.gov.cn/wxzl/wxzl/2000-12/14/content_2286.htm

中國人大網

1989年06月30日

在幾天的暴亂中,被暴徒砸毀、燒毀、損壞的軍車、警車和公共電汽車等車輛達1280多輛,其中軍用汽車1000多
輛,裝甲車60多輛,警車30多輛,公共電汽車120多輛,其它機動車70多輛。一批武器、彈藥被搶。戒嚴部隊戰士、武警戰士、公安干警負傷6000多
人,死亡數十人。

為什麼在平息反革命暴亂中卻造成這麼大的傷亡呢?為什麼他們手中有武器,反而挨了打,甚至被打死呢?正如鄧小平同志指出的,“是因為好人和壞人混雜在一
起,使我們有些應該采取的斷然措施難於出手”。這也正說明了人民解放軍是熱愛人民的,是不願意誤傷群眾的。他們忍辱負重,從容赴死,正是人民軍隊本質的充
分體現。否則,怎麼可能造成這麼大的傷亡和損失呢?這不正說明我們的軍隊為了保護人民而不惜犧牲自己嗎?而最終為了平息反革命暴亂,避免造成更大的損失,
戒嚴部隊在傷亡嚴重、忍無可忍、讓無可讓而又很難前進的情況下,經過一再警告,迫不得已奉命對空鳴槍開道,進行反擊,擊斃了一些肆虐的暴徒。由於圍觀的人
很多,有的被車撞、人擠,有的被流彈誤傷,有的被持槍歹徒擊傷擊斃。據現在掌握的情況,
暴亂中有3000多名非軍人受傷,200余人死亡,包括36名大學生。這當中,有罪有應得的暴徒,有被誤傷的群眾,還有正在現場執行任務的醫護人員、聯防人員和維護秩序工作隊員等。對於被誤傷的群眾和執行任務中受傷害的人員,政府要認真地做好善後工作。

 

引用:

支聯會極力隱瞞64學生組織「顛覆政權」意圖:紀錄片-天安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wH9QwAJITQ&feature=relatedhttp://www.youtube.com/watch?v=IaQmy5YUDOY

3'20" 高自聯開會決定是用民主方法, 還是用暴力方法推翻政府, 組織新政府, 說到民主的方法是不可能達到目的


[引用] | 作者 咩叫戒嚴令? | 5th Apr 2009 15:2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引用] | 作者 清心 | 5th Apr 2009 15:3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任何主權國家, 中央政府前面的廣場, 都不允許任何人, 以任何理由盤踞不去」

經歷過美國的反戰運動、民權運動,對美國的國家機器運作有些感性認識,在美國反戰運動高峰時期,只要學生佔據校長辦公室,就馬上在一週之內會被逮捕,進入監牢。

在華盛頓示威,通常都不能超過一天。

只有一次「Poor Peoples' Campaign」也是在白宮以外幾里地方搭了營帳,歷時不過一週

那些膽敢公開指責中國政府是劊子手的美國媒體和政界人士應該自己反省一下,美國這個號稱「民主」「自由」的國家有可能容忍學生占據白宮或國會山莊前的廣場嗎?絕對不可能的!

若說: 「只是佔了個沒有經濟價值的爛地, 亂了甚麼啊?   根據當時物資都快捱不了, 很快散 band, 為甚麼要攻城啊?」 會唔會可笑左d呢?

不妨去第個國家(唔一定美國架, 是但一國都得)自己組織下大群人, 試下咁做得唔得喇, 你做到的話, 又無事無警方或無軍方既話, 咪會有人話岩囉

若以規模人數論, 是美國死的人多? 或是64多? 論比例是如何?

要挑戰政權, 遇到當地政府制止, 可以說是必然的, 戒嚴令下盤據不去, 後果又是如何?

看過以下資, 不妨研究下:

1970 年5月尼克森把越戰的戰場擴大到柬埔寨,震驚世界,股市狂跌。那時候有超過五十萬的美軍在越南作戰,戰場一擴大自然有增兵的趨勢,美國大學的校園都緊張了,學生們氣不過,在校園中叫嚷不過是為了洩憤,根本沒有威脅政府的任何企圖,他們也沒有這個能力。學生在校園裏叫一叫、發洩一下也就算了,頂多打破幾個窗子,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大事。可是美國政府居然下令軍隊進入校園進行鎮壓,簡直是開玩笑。你想想,校園裏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軍隊只要一進校園幾乎可以確定一定會出大亂子,當然有可能會死人。

「肯特州立大學事件」中,軍隊一陣槍響,當場打死男女學生四名,打傷十名,並且隨後進行大逮捕。


[引用] | 作者 乘風 | 5th Apr 2009 17:2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引用:

帖由 sherming 於 2009-4-5 05:23 PM 發表 美國政府有無阻止人民討論研究悼念吖???

有無好似中共咁, 二十年來無休止滋擾死者家屬, 變相進行精神虐待, 令家屬無法正常生活!!!

不説甚麼民主不民主, 成日咁做, 可見中共連起碼嘅人性都無囉!! ...

有無資料證據證明點滋擾死者家屬呀?

我無資料難比意見喎

講真, 以丁子霖為例, 佢係被支聯會睇中做卓頭, 而支聯會又伙拍法卵功, 我睇佢係比支聯會滋擾多d喇, 無左呢班人, 我估中共彩你都傻喇

又唔見美國人要求美國批准公開悼念?

公開咩嗟? 自己悼念唔得既咩, 又無人阻佢, 佢想公開明顯係想將死者朔造成「學生運動英雄形象」囉, 問題係成件64係有「顛覆」性質呀, 公開咪嗟係又製造一個公開煽動的機會囉

初期64係定性革命暴亂, 依家係「政治風波」, 相信中共掌握唔少證據資料喇, 你想中共對死者追究罪名呀?

平反乜嗟? 咪想改定性係「愛國運動」、否定「顛覆性質」囉, 但如果有晒證據又點可以改呢? 所以平反都多餘囉, 機會幾微


[引用] | 作者 古靈仔 | 5th Apr 2009 17:5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支聯會20年來對64的定位是 : 「中共血腥屠殺和平示威靜坐的學生」

平反爭議重點大致有:

1) 是否愛國運動

暫有證據顯示學生組織有「顛覆政權」意圖, 因此不能將64定位為「愛國民主運動」, 除非有新證據提出所有證據都是假的 (相信中共掌握更多證據在手)

2) 天安門死亡人數

支聯會黎洪聲稱親眼見到天安門有3000人死亡、有坦克壓死人到處腦漿

新證據是: 天安門沒有學生死傷、沒有坦克壓壓死人

3) 總死亡人數

支聯會、香港傳媒聲稱死幾千幾萬人

到今日沒有證據顯示死亡人數達幾千幾萬人, 丁子霖至今查出百多死者資料, 與中共官方公佈300餘人死亡人數較為接近

4) 是否和平示威?

錄影片顯示有搶武器、燒軍車、燒軍人、殺軍人、派抗爭"武器"如木棍、磚頭、教人製造燃燒彈(低殺傷力) 等等, 顯示當時並非和平靜坐示威, 學生平民並非「完全」手無吋鐵, 在天安門廣場外圍地方出言衝突死傷

天安門學生和平靜坐, 因此沒有學生死傷

5) 動用武力鎮壓對否?

錄影出現坦克、開槍鏡頭, 我認為不需要/不應該用殺傷力大的武器鎮壓

6) 是否屠殺?

天安門學生和平靜坐, 因此沒有學生死傷

錄影資料顯示軍方有作出徒手進場、容忍、退讓、打不還手、被殺不還擊、軍隊向天開槍、天安門無學生死傷的場面, 顯示中共並無「屠殺」平民學生意圖

綜合上列論點, 足夠否定支聯會的宣傳講法: 「中共血腥屠殺和平示威靜坐的學生」

平反64: 重點在於涉及學生組織有「顛覆政權」意圖的證據, 因此並不是「純潔的愛國運動」; 我認為支聯會提出的平反64運動, 將定性由現時的「政治風波」, 改為「愛國民主運動」的成功機會很微

支聯會講大話, 是另一議題, 不需相題並論, 譴責支聯會欺騙香港人20年是另一回事


[引用] | 作者 古靈仔 | 11th Apr 2009 00:2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8]

平反會成功嗎?

我認為平反的成功機會很微, 支聯會最大的要求是要將「政治風波」改定性為「愛國民主運動」, 但看資料見64歷史係有不少暴動場面, 又有學生企圖顛覆政府的企圖的偷拍, 當時又有戒嚴令...

我認為香港人想平反就是公開所有真相資料, 我反而會認為如果真的平反, 將事件再重審, 便會需要再提證, 到時反而是有份製造謠言煽動的人, 會否涉及「煽動罪」呢?

例如: 在中共官方的錄影片中, 有一個大陸人肖斌, 明明他在64時身在大連, 但對住電視訪問話「親眼」見到北京坦克碌死人,
繪影繪聲!後尾中共用衛星追蹤到呢個人原來身在大連, 又點可能親眼見北京情況呢? 後尾從民間通緝呢個人,
後尾有人將佢舉報出來,這人被判「煽動罪」10年 (以上是在中共官方片中見到的片段, 大家可以再作討論的)

回看當時香港電視新聞在64後出現的情況:

香港有大型遊行、出現小型騷亂, 是否有背後組織策劃? 沒有! 只源於一個謠言: 中共屠殺幾千幾萬學生平民!

64後的情況: 香港電視新聞http://www.youtube.com/watch?v=3qEt8PLj57E&NR=1

六四後上海、北京死傷人

支聯會當時有無製造謠言煽動? 香港我就見有黎洪, 大陸唔知, 不過如果中共有確實證據的話, 係有機會觸犯「煽動罪」也不出奇

所以暫時我認為成功機會是很微! 除非再有新資料證據提出再研究下


[引用] | 作者 古靈仔 | 17th Apr 2009 19:5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平反會成功嗎?

我認為平反的成功機會很微, 支聯會最大的要求是要將「政治風波」改定性為「愛國民主運動」, 但看資料見64歷史係有不少暴動場面, 又有學生企圖顛覆政府的企圖的偷拍, 當時又有戒嚴令...

我認為香港人想平反就是公開所有真相資料, 我反而會認為如果真的平反, 將事件再重審, 便會需要再提證, 到時反而是有份製造謠言煽動的人, 會否涉及「煽動罪」呢?

例如: 在中共官方的錄影片中, 有一個大陸人肖斌, 明明他在64時身在大連, 但對住電視訪問話「親眼」見到北京坦克碌死人, 繪影繪聲!後尾中共用衛星追蹤到呢個人原來身在大連, 又點可能親眼見北京情況呢? 後尾從民間通緝呢個人, 後尾有人將佢舉報出來,這人被判「煽動罪」10年 (以上是在中共官方片中見到的片段, 大家可以再作討論的)

回看當時香港電視新聞在64後出現的情況:

香港有大型遊行、出現小型騷亂, 是否有背後組織策劃? 沒有! 只源於一個謠言: 中共屠殺幾千幾萬學生平民!

64後的情況: 香港電視新聞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qEt8PLj57E&NR=1
六四後上海、北京死傷人

支聯會當時有無製造謠言煽動? 香港我就見有黎洪, 大陸唔知, 不過如果中共有確實證據的話, 係有機會觸犯「煽動罪」也不出奇

所以暫時我認為成功機會是很微! 除非再有新資料證據提出再研究下


[引用] | 作者 古靈仔 | 17th Apr 2009 19:5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Mexicodiario Steroids

improve female bulking methods performance competitions legal

Steroids Blog | Anabolic Steroids | Steroids Blogger Profile | RoidsMall Diigo Profile

press action motion mass strength physique system william


[引用] | 作者 Mexicodiario Steroids | 16th Feb 2012 02:1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1] RoidsMall Blog

hypertrophy form product maintain only current turn

Steroids | Steroids | Steroids for Sale | Anabolic Steroids Sale | RoidsMall

week gain building 1990 natural nation competitive january


[引用] | 作者 RoidsMall Blog | 4th Apr 2012 02:4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2]

哈哈哈

六四學生追求民主自由國家是叛國不愛國???

那孫中山先生推翻滿清政府也是不愛國叛國??

五四運動也是全城罷工罷市罷課但他是一場是愛國民主運動

相反六四則是叛亂??要把學生都殺死?

愛民就可以殺民?


[引用] | 作者 L | 5th Jun 2012 13:05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