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明修密 | 10th May 2009, 10:03 AM | 一般 | (241 Reads)

轉貼網誌文章

http://hk.myblog.yahoo.com/standfortruth8964

 

毋忘六四系列--天安門大屠殺之《系統性謊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xOC13kHlPw

 



我的立場?

有網友批評我說:「你既語調, 確實會令一啲人或不安,或誤會」、認為是「偏幫中共」....


當然我的文章, 也是以批判性為原則出發, 簡單就是對支聯教會的《系統性謊言》及其他泛民政棍提出質疑及相關資料

我的結論只得一個, 支聯會欺騙香港人20年, 質疑支聯會的動機

六四歷史的對錯問題, 存在太多爭議性, 在未有全面資料前, 無可能作出最終結論, 不過, 香港人應該思考, 是否一直是20年來支聯會所說的:「中共錯晒, 中共負全責?」, 我對這加以否定

中共一方的資料我所知不太多, 單看其錄影資料, 大部份是有錄影根據, 我在看中方資料時, 會嘗試將旁述關掉以客觀態度去重看, 一些有錄影資料back up的資料, 可信性較高

簡單而言, 中共是在隱瞞學生平民死傷一方的資料, 支聯教會是隱瞞軍方死傷及暴亂資料, 若將2者資料一齊分析, 得出的畫面將會較全面

不過暫未發現中共欺騙人的資料, 反而支聯教會的《系統性謊言》被不斷踢爆, 2邊都不能盡信, 以客觀觀望態度分析較為理性

所 有提出批判性言論的文章, 目的就是希望香港人可以清醒一點, 將所有客觀存在的資料, 再作自己的分析會較好, 若香港人再輕易做香港有野心的政治組織的「人肉棋子」的話, 我會說, 呢群香港人出事的話, 唔會有人可憐吧 (香港存在的幾百間機構組織, 收美國錢做事的香港人當然除外, 這群外奴是死不足惜)

以上言論, 其實在其他帖子也說過n咁多遍, 只是有d香港人還是堅持裝盲死撐

從不否認中共現存仍有很多問題, 香港人作出批判不能說是錯的

不過, 如果說, 中共是邪惡的, 呢群香港政治組織及其他相關的人, 何嘗不是卑鄙的、邪惡的? 看看香港的異見者遭遇、看看我及其他網友的電腦被不斷攻擊已知一二


說到底, 這群有目的而為的香港人, 就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私欲「參政權」、其支持者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私欲「投票權」

試問這群香港人, 能有甚麼良性建設, 改善中國人的民生/生活? 有何經濟建議良方? 難道要學美國的狂印人民幣嗎?

可惜的是, 過去的20年, 就是在香港這麼小的地方, 香港的泛民 除了增加了香港的「民主分化內耗、 拖累香港經濟」之外, 為香港帶來甚麼??

這群以漂亮口號支持「民主自由」的香港人/政治組織, 如果真的是「支持民主」的話, 為何會反對2005年的政改? 反對將立法會議席, 由60席增至70席?

一句講晒: 「為滿足一己私欲」而已!

若推翻了共產黨, 由這群人執政, 就可以永遠消除了「武力鎮壓」嗎?

非也, 民主大國美國也有23次以軍隊鎮壓人民的歷史啊!!

大家看看長毛是如何教香港人以身試法?! 為的是自身的參政權吧!

香港人大可繼續發夢沉迷下去,  大陸已在進步中, 香港正在退步中


長毛在中文大學六四論壇: 教香港人以身試法:「謀朝篡位論」!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Vv6SQhBjZg&feature=channel_page


誰又可以否定這篇文章的內容呢?

http://www.dwnews.com/big5/MainNews/Opinion/2009_4_24_2_16_39_753.html

亞洲必須擺脫民主陷阱﹕思維的盲點與誤區
DWNEWS.COM-- 2009年4月24日14:16:39(京港臺時間) --多維新聞網


由 亞洲所出現的這些負面樣板﹐提醒了人們﹕民主誠然是人們之所欲﹐但它其實是個非常昂貴﹐必須整個社會付出極大努力始配享有的東西﹐在民主的道路上有太多陷 阱存在﹐民主有時候會被極端主義者用來合理化自己的不擇手段﹐于是選舉暴力﹑民主暗殺暴力﹑群壟暴力會趁勢而起﹐當民主只被窄化到剩下選舉﹐而不能將民主 價值滲透進每個部門﹐則民主只不過是替貪污濫權開了另一扇大門。民主的道路上陷阱重重﹐每個社會又怎能不格外戒慎恐懼呢﹖

 






柴玲、學生領袖組織?

如果你話柴玲單純?

唯一可以說的或者是當時的柴玲, 無清楚看清支聯教會及美國的真正動機野心, 信以為真, 以為支聯教會真的可以協左高自聯學生領袖組織(全是高幹子弟)令趙紫陽恢復權力, 成立新政府

因此, 柴玲決意協助支聯會利用學生的命, 以期待流血抗爭, 以推翻政府, 成立新政府吧

唯一可以說的或者是當時的趙紫陽, 也未必洞悉支聯教會及美國的真正動機野心,  當時的東歐還未真正變天, 羅馬尼亞在89年12月才出現執政黨被推翻領袖被處決、前蘇聯在90年被分裂

今日回頭看歷史, 這群人有何顏面面對六四歷史?  支聯教會製造的《系統性謊言》欺騙了香港人20年, 厚顏到可以完全不出來向香港人交待! 還想繼續欺騙下去? 回想起過去20年佢地如何窮兇極惡的嘴臉辱罵異見者? 當時點對馬力?

在歷史上, 這群人是不可能被原諒的, 當年曾被柴玲欺騙過的差點無命幸得生還的中國學生, 對佢地是如何恨之入骨? 你有空的話去大陸的論壇看看了解一下佢地心態?

在大陸人眼中, 香港人已經變成傻仔, 傻呼呼相信支聯教會20年, 謊言被踢爆後還死撐的香港人, 更加是大陸人眼中的低b仔了, 香港存在著一大班人為了要推翻共產黨作為最終背後目的, 不惜裝盲無視一切客觀資料, 我認為是香港人的羞家

其實透過討論, 也是一個很好的指標, 香港人肯醒的肯理性分析的, 就是沒太深的推翻共產黨企圖, 對於死撐的一類, 可以理解佢地對共產黨極之仇恨, 極想推倒共產黨

能否成功是推倒共產黨未知素, 我不會理會

不過, 最起碼是, 不能將公義建立在謊言之上












***

轉貼網友言論: 對我的質疑

網友「看電視」 發表於 2009-5-9 12:29 PM..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9565477&extra=page%3D2&page=38



其實我都真係想知道你對中共資料可信性的看法......

可能因為你一直在批評支聯會的問題,
因此令人感覺你點都有啲PRO中共,
但我SO FAR從字裏行間中,
都真係發覺你冇話過中共啲資料可信.....

如果能夠幫你澄清誤會,
都會係好事,

但係我亦唔太肯定你對中共資料不可信的程度看法如何?態度如何?感受如何?
有樣嘢,看似離題,其實係有關的,我都想知你看法...
諸如豆腐渣工程、諸如毒奶粉問題...往往令人十分懷疑中共政府對真相極盡隱瞞之其事,
既然如此,中共政府對六四事件的定性,我哋應該點去分析呢?

上面曾有網友REFER我去睇一啲中共關於六四歷史的官方文章,我亦提到我既疑問。

睇完眾多資料,
暫時我覺得,
支聯會係有問題,
但呢啲問題,因為香港社會資訊流通,我哋先至可以每樣攞出嚟反駁....

然而,中共政府既問題,如果因為隱瞞咗,我哋根本冇得「踢爆」,以至造成另一種印象,會唔會亦會有問題呢?

我講呢啲,唔係同你對立,
暫時所見,
我認同陳同學無須罷免,
認同支聯會有問題,
但你既語調,確實會令一啲人或不安,或誤會...

所以我想先講清楚...
對於中共政府資料不可信,
你覺得不可信的程度有幾嚴重?有冇涉及任何謊言?甚至「系統性謊言」?
對呢啲不可信之處,你又有咩感受?會唔會同對支聯會一樣,感到深惡痛絕呢?

如果搞清楚你既立場,
有好多嘢甚實根本無須再爭辯,
前面有唔少言論,可能其實只係有啲「意氣之爭」...或誤會而導致.....

**

參考資料:

http://paper.wenweipo.com/2006/02/10/PL0602100009.htm
不拘一格用人 疑中留情用心 [2006-02-10] (文匯論壇)
 ■王紹爾

「.... 實際上,本人就是被「民主派」打手劉細良攻擊過的「傳統親政府人士」之一。劉細良任《壹週刊》執行主編時,本人因在報章發表一篇批評支聯會歪曲「六四」事 件真相和誤導市民的文章,對此,劉細良不僅在《壹週刊》上對本人極盡謾罵,而且公然刊登出本人的公司和住宅電話,號召和組織人打電話辱罵和恐嚇本人,致使 我及家人在一段時期內受盡騷擾和恐嚇。劉細良的做法,顯示他打擊「親中」人士窮兇極惡、不擇手段。現在政府不拘一格委任他為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我雖與許 多人一樣感到難以理解,但仍然從支持曾蔭權強政勵治出發,疑中留情,以最大的善意支持劉細良出任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




http://www.stnn.cc/hongkong/200706/t20070611_555031.html

羅康瑞轟民主化帶來分化內耗 拖累香港經濟

星島環球網 2007-06-1
【星 島網訊】回顧香港回歸十年,里安地產集團主席、全國政協委員羅康瑞10日接受電臺節目訪問時表示,香港自從民 主化後,帶來很多社會分化和爭議,造成內耗,令經濟發展一度停滯不前,反觀大陸的經濟則突飛猛進。他希望港人不要再將太多時間花在“只說不做”上。前布政 司鐘逸傑在接受亞視訪問時也坦言,爭拗影響了香港前進,令包括基建在內的發展都停滯不前。

    《文匯報》消息,羅康瑞稱.............,過去香港發展不錯,都是以經濟掛帥,但自從民主化之後,便帶來很多社會分化和爭議,有太多不同的意見,要做決策十分困難。

“港人治港”變“自說自話”

    羅康瑞指出,每當打開香港報章,看到的都是為一些芝麻綠豆的事爭議不停。.........


    羅康瑞又表示,過去十年,面對政治與經濟兩方面調整的過程,當中帶來不少痛苦,社會環境條件改變了,港人治港變了“港人自說自話”。他希望,港人不要再花 太多時間只說不做,目前香港的政策用了很長時間去討論,卻遲遲未能實行,“現在大陸經濟掛帥,官員能否升職要視乎他們是否能推動經濟發展,而香港則放了很 多時間在民主爭議方面,有爭議就一定會內耗”。

諮詢漫長 基建停滯不前

    在香港待了逾50年的鐘逸傑,.......................影響香港前進的不是這些沖 擊,而是爭拗,令包括基建等發展停滯不前:“現在仍有一個問題,政府有很多事情希望儘快去做,也希望跟著自己的步伐,但被漫長的諮詢過程拖延,..........


**********

血淋淋的民主:美國曾23次動用軍隊鎮壓平民

美國,似乎在某些國人眼裡是美好的代名詞了!
   
    以下是真實的資料,美國的民主,自由,人權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我希望你有膽量看完,得出結論!
   
    1873—1967年期間美國總統歷次出動聯邦正規軍隊鎮壓國內大規模人民斗爭的事件:   
    (1)1873年尤利塞斯·格蘭特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新奧爾良動亂”;
   
    (2)1876年格蘭特總統出動聯邦軍隊對付“南卡羅來納暴亂”;   
    (3)1877年拉瑟福德·海斯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西弗吉尼亞、馬裡蘭、賓夕法尼亞、伊利諾等州的“鐵路罷工暴亂”;
   
    (4)(5)(6)本傑明·哈裡森總統、格羅弗·克利夫蘭總統、威廉·麥金萊總統先後出動聯邦軍隊鎮壓從1892年開始、歷時7年的愛達荷礦工罷工斗爭;
   
    (7)1894年,克利夫蘭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考克西失業請願軍”;
   
    (8)1907年,西奧·羅斯福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內華達礦工暴亂”;
   
    (9)1914年,伍德羅·威爾遜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科羅拉多“煤礦工人暴亂”;
   
    (10)(11)(12)1919年,威爾遜總統一年之內三次出動聯邦軍隊,分別鎮壓鋼鐵工人大罷工、首都哥倫比亞特區的“種族暴亂”和內布拉斯加的“種族暴亂”; 
   
    (13)1921年,沃倫·哈定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西弗吉尼亞煤礦工人罷工斗爭;
   
    (14)1932年,赫伯·胡佛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從全國各地集中在首都哥倫比亞特區的失業退伍軍人;
   
    (15)1943年,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汽車城底特律的“種族暴亂”;
   
    (16)1967年,林登·約翰遜總統出動聯邦軍隊,再次鎮壓底特律的“種族暴亂”。
   
    關於美國總統歷次下令出動聯邦軍隊鎮壓人民斗爭的清單,1991年7月出版的我那本拙著《再說美國》就開列到此為止。當時沒有想到,僅僅過了9個月之後,即1992年4月,就發生了喬治·布什總統出動聯邦軍隊旗壓洛杉矶“種族暴亂”的事件。
   
    現在對這個清單補充說明以下幾點:
   
    1、上列清單是美國軍方公布的,很不完全,有多次總統用兵鎮壓國內人民群眾的事件沒有包括在內。
   
    其中至少有:1894年克利夫蘭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芝加哥鐵路工人斗爭,1896年克利夫蘭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科羅拉多礦工斗爭, 1899年麥金萊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猶他州礦工斗爭,1918年威爾遜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世界產業工人工會的斗爭,1920年威爾遜總統出動聯邦軍隊 實行美國歷史上著名的“帕爾默大搜捕”,1941年羅斯福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加利福尼亞航空工人的斗爭。此外,還有1971年尼克松總統從北卡羅來納、 弗吉尼亞、馬裡蘭等州境內的聯邦軍事基地分別調集大批空降兵、海軍陸戰隊和陸軍到首都華盛頓,鎮壓以青年學生為主體的廣大人民群眾反對侵越戰爭的抗議示威 的事件。然而即使把這些事件包括在內,這個統計仍然是不完全的。
   
    即使依據上述不完全統計,在美國南北戰爭結束以後的l9世紀70年代初期到20世紀90年代初期,在這120余年間,總統出動聯邦軍隊鎮壓人民群眾斗爭, 共達23次,平均每5.2年就發生1次。在此期間,從尤利塞斯·格蘭特總統起,到喬治·布什總統止,美國多屆總統,包括高舉“新自由”旗幟的民主黨總統伍 德羅·威爾遜和大刀闊斧實行“新政”的民主黨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在內,對美國人民群眾的這些正義斗爭一律出動聯邦軍隊,用飛機、大炮、機槍、刺刀,實行 了血腥鎮壓。
   
    2、上述美國總統歷次出動聯邦軍隊鎮壓的對象,除已說明是從事斗爭中的鋼鐵工人、煤礦和金屬礦工人、鐵路工人以外,其余的所謂“種族暴亂”,大多數都是起 來反抗的黑人無產者或聯合起來反抗的黑、白無產者。包括那次“考克西失業請願軍”在內的所有這些斗爭,絕大多數都是無產者群眾的斗爭。他們之所以起來斗 爭,無非是被資產者逼得走投無路,迫不得已,起而反抗,爭取自己的“生存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而這些權利,都是美國資產階級的天賦人權說所載明 了的。
   
    3、在這一個多世紀的時間內,這些美國總統出動聯邦正規軍隊鎮壓美國無產者和其他人民群眾的斗爭時,大都舉的是反對共產主義的旗幟。
   
    在這一系列軍事鎮壓中,究竟有多少美國無產者群眾(包括女工群眾和兒童)被殺身亡,無法統計!

民主國家就是自己做什麼都要打出個正義使者招牌, 別人做相同的事就是邪惡的!!!


*****

http://www.dwnews.com/big5/MainNews/Opinion/2009_4_24_2_16_39_753.html

亞洲必須擺脫民主陷阱﹕思維的盲點與誤區
DWNEWS.COM-- 2009年4月24日14:16:39(京港臺時間) --多維新聞網

亞洲周刊筆鋒文章/民主有時候會被極端主義者用來合理化自己的不擇手段﹐于是選舉暴力﹑民主暗殺暴力﹑群壟暴力會趁勢而起﹐當民主只被窄化到剩下選舉﹐則民主只不過是替貪污濫權開了另一扇大門。(chinesenewsnet.com)

亞 洲經濟的成就驚人﹐它在全球所T的比重也日增﹐然而只要一談到「民主」﹐各式各樣的情結即告出現。由于中國大陸尚未民主化﹐為了避免讓大陸的「不民主」有 「理由」﹐于是人們對亞洲民主所滋生的亂象﹐或者視若不見﹐或者輕輕略過﹐或者就是簡單地認為是各國的特殊問題﹐而不能對民主做出建設性﹑反省性的深層思 考。這是一種思維盲點﹐它妨礙了人們走向更好的民主之路。(chinesenewsnet.com)

民主作為一種普世價值﹐自有其顛扑不破的道理。但由各國的民主實踐﹐人們也必須認知到﹐民主其實是個抵抗與自我期勉的過程﹐而不是個圖騰。民主決不廉價﹐把民主看得太簡單的人﹐民主的賀禮是不可能降臨他們頭上的。(chinesenewsnet.com)

當 今的亞洲﹐在民主的道路上跌跌撞撞﹐有些國家甚至有可能大幅度倒退。亞洲這些負面樣板﹐當然不能用來當作「反民主」的理由﹐但由亞洲正在發生的這些事情 ﹐的確也證明了西方理論裡所謂「民主陷阱」的存在﹐不容忽視。民主需要許多因素整體配合﹐否則即難免所希望的結果未見﹐不希望的結果卻紛至踏來。這就是 「民主陷阱」﹐目前的亞洲﹐正在上演的即有﹕(chinesenewsnet.com)

其一﹐乃是南亞的印度﹐隨著國會大選﹐種種「選舉 暴力」已告表面化﹐迄至目前﹐兩天死亡人數即已約五十人﹐這個全球人口最多的民主選舉國家﹐選民高達七點二億﹐整個選舉期高達一個月﹐屆時死亡總人數恐怕 逾千。過去長期以來﹐印度每逢大選﹐死亡人數總在二﹑三千人左右徘徊﹐選舉暴力之盛讓人嘆為觀止。(chinesenewsnet.com)

而 印度選舉暴力猖獗﹐當然是有原因的﹕(一)印度的政治運作毫無規范﹐形同有了權力就有了一切﹐當民主只有選舉﹐選贏的就有了一切﹐為了贏得選舉當然也就無 所不為﹐以及無所可不為了﹔(二)印度的階級﹑宗教﹑種姓﹑地域矛盾至為嚴重﹐因此印度自由化後﹐不但小政黨多如春草﹐以這次選舉為例﹐小政黨即多達一千 多個﹔(chinesenewsnet.com)

更嚴重的乃是各式各樣的激進組織或游擊隊組織也告大增﹐這代表了印度還沒有藉著選舉而凝聚社會之前﹐整個社會就因為選舉而加速解體﹐印度選舉﹐上焉者買票賄賂﹐下焉者威脅施壓﹐甚至還相互殺來殺去。由于目前印度已沒有獨大的政黨﹐這種解體的亂象也就一直持續並擴大。

其 二﹐則是正發生在東南亞泰國的「民主群眾暴力」。泰國近兩年多來﹐隨著政治斗爭的持續與擴大﹐群壟也分為紅衫軍與黃衫軍兩個都自鳴正義的群壟勢力。他們相 互刺激﹐日趨激進﹐最後變成為所欲為的准暴民團體﹐他們以「人民力量」為名﹐動輒要求一個政府下臺﹐縱使這是個剛剛透過合法選舉而組成的政府亦然﹐特定的 群壟團體把自己極大化﹐大到如此程度﹐這早已不是民主﹐而是暴民了﹗(chinesenewsnet.com)

最近﹐黃衫軍亂完之後紅衫 軍跟著亂﹐甚至干擾到東協(東盟﹑亞細安)高峰會會場﹐終被政府及軍警強力驅逐﹐另外則是黃衫軍領袖之一的林明達座車也遭到伏擊 ﹐被射近百發子彈﹐身受重傷﹐僥逃過死劫。泰國的民主已被黃衫軍和紅衫軍這兩個將自我極大化﹐也將抗爭手段絕對化的群壟組織所綁架﹐這種「人民力量」﹐ 其實已和民主無關﹐而是一種暴民政治了。(chinesenewsnet.com)

其三﹐則是在臺灣及南韓正在發生的「元首貪污弊案」 了。臺灣的民選領導人陳水扁以及南韓的盧武鉉﹐他們都出身清寒﹐後來也都以「人權律師」﹑「民主斗士」的身份竄起。但他們獲得權力後﹐卻把他們所宣稱的 「民主」丟到了腦後﹐這種情況在陳水扁身上特別嚴重。(chinesenewsnet.com)

他和家人親信貪污腐化無所不用其極﹐國家 的資產﹑政策﹑官位﹐無一不可標價出賣﹐它的整個官邸也儼然成了權力與金錢的交換中心。他所涉及的許多弊案﹐到了今天還未追究完畢﹐另外則是盧武鉉家人親 信的弊案部分也將偵結。不久後即將收押﹐並可能判決有罪。(chinesenewsnet.com)

由臺灣及南韓的例子﹐它顯示出「民 主」乃是一種 雜的價值﹐而不是簡單的通往權力之路的手段。如果人們不能體會這一點﹐則在他們有了權力後﹐就會忘掉了民主﹐絕大多數新型民主體制﹐都在民主化之後反而貪 腐濫權盛行﹐即在于這些社會都把民主窄化了。(chinesenewsnet.com)

由亞洲所出現的這些負面樣板﹐提醒了人們﹕民主誠 然是人們之所欲﹐但它其實是個非常昂貴﹐必須整個社會付出極大努力始配享有的東西﹐在民主的道路上有太多陷阱存在﹐民主有時候會被極端主義者用來合理化自 己的不擇手段﹐于是選舉暴力﹑民主暗殺暴力﹑群壟暴力會趁勢而起﹐當民主只被窄化到剩下選舉﹐而不能將民主價值滲透進每個部門﹐則民主只不過是替貪污濫權 開了另一扇大門。民主的道路上陷阱重重﹐每個社會又怎能不格外戒慎恐懼呢﹖



[1]

(原文摘錄刊於2001.01.07中國時報)

六月六日-堅定立場 反擊媒體報導

六月六日,距現在被中共稱為「平息反革命暴亂」的「六、四」事件已過了兩天半,部分健康較佳的元老(鄧小平、李先念、彭真、楊尚昆、薄一波和王震)會見仍在位的政治局常委(李鵬、喬石和姚依林),以及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萬里和即將接任總書記的江澤民。

以下摘自中共中央書記處六月六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紀錄」,一小部分內容由該次會議的錄音補充

鄧小平:「如果我們對這些反革命暴亂不堅定的話-如果我們不努力壓下來的話-誰曉得會發生什麼事?解放軍受害很大,我們欠他們很多,真的欠他們。如果這些人推動暴亂的陰謀真的得逞,我們早就爆發內戰了。如果真有內戰的話-當然我們這邊會獲勝,但想想要死多少人呀!」

李先念:「如果我們沒有平息這些反革命暴亂的話,我們現在能在這裡講話嗎?解放軍官兵真的是中國人民的兄弟,也是黨和國家穩固的支柱。

楊尚昆:「我們已經為平息這些反革命暴亂付出很高的代價。現在,恢復北京市的社會秩序應該是我們的當務之急,這意味我們有許多政治思想工作要做。」

薄一波:「我手邊有一些材料-所有西方國家大通訊社和電視台對所謂『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和死傷數目的報導。讓我唸一下。『美聯社』:『至
少五百人死亡』;『美國國家廣播公司』:『一千四百人死亡,一萬人受傷』;『美國廣播公司』:『兩千人死亡」;『美國情報機構』:『三千人死亡』;『英國
國家廣播公司』:『兩千人死亡,多達一萬人受傷』;『路透』:『超過一千人死亡』;『法新社」:『至少一千四百人死亡,一萬人受傷』;『合眾國際社』:
『超過三百人死亡』;『共同社』:『三千人死亡,超過兩千人受傷』;日本『讀賣新聞」:『三千人死亡』。像這樣的數字被散播到全世界,帶來的衝擊是很大
的。現在我們需要反擊這些謠言。」

鄧小平:「我們應該對少數意圖推翻人民政府的野心份子,訂出不同程度的必要性懲罰。但我們應該寬恕示威學生和請願人士,不管他們是來自北京,中國的其他地方或海外。我們也不要追究這些人的個人責任。就算我們掌握了局勢,還是需要注意我們的方法。」

「我們應當格外留意法律,特別是有關集會、結社、遊行、示威、新聞和出版方面的法規。違法的活動要鎮壓,不能容許民眾愛什麼時候示威,就什麼時候示威。如果老百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示威,不做別的事,改革開放將停滯不前。」


[引用] | 作者 推動暴亂的陰謀 | 15th May 2009 00:1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以下是鄧小平辦公室紀錄裡的部分摘要,這份紀錄必須交由中共中央書記處保管,中共中央書記處在這份文件上標示「一九八九年六月二日的重要會議記錄」。



李鵬:「不管政府做什麼樣的決定,廣場裡一定有強硬的反應,一切都很清楚,在宣布戒嚴令後所有發生的事,包括把敢死隊聚集在一起堵住戒嚴部隊;糾集暴徒衝撞北京市公安局;開記者會;召募飛虎隊傳遞訊息,都是廣場的學生策畫和指揮。」



「這些反動份子還把廣場當作策劃反革命言論與製造謠言的中心,一些像學自聯和工自聯等非法組織,除了在廣場週邊架設大喇叭,不分畫夜的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且煽動推翻政府,還不斷播放「美國之音」、香港和台灣一些歪曲報導。」



「這些反動份子相信如果他們拒絕從廣場撤退,政府最後會鎮壓他們,他們的陰謀是要挑起衝突和製造流血事件,所以大喊『鮮血會喚醒人民,推翻黨和政府』。幾天前,這些反動份子還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豎起所謂的自由女神像,今天他們還計畫在廣場發動另一場靜坐示威。」

「當動亂開始時,美國大使館的雇員開始積極蒐集情報,其中一些是CIA情報員,他們幾乎每天、特別是在晚上,都在天安門廣場
北京大學和北師大這些學校裡閒逛遊盪,積極和學自聯的領導接觸,並給他們建議。其中直接介入動亂的中國民主聯盟,根本是美國對抗中國的工具。另外一些在紐
約的國家渣滓,還和親國民黨的三民主義大同盟聯合,成立一個所謂的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委員會,他們同時還資助學自聯。」

鄧小平:「……這件事背後的原因和國際勢力有關,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國已經發動整個文宣機器製造動亂,並且對這些所謂的民主份子或者是反動者,事實上是中國
的渣滓,給予鼓勵和協助,這是我們今天所面對的混亂局面的根源……一些西方國家使用『人權』等議題批評我們,說社會主義體制是不合理、不合法的,但他們真
正圖謀的是我們的主權,這些西方國家只會玩弄政治權力,他們沒有權力和我們談人權!」



「看看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被剝奪人權!並且看看有多少中國人,從鴉片戰爭西方入侵中國以後人權就遭到侵害!」

鄧小平:「沒有人能阻止中國的改革開放,為什麼呢?這非常簡單,沒有改革開放,我們的發展和經濟就會下滑,如果我們走回頭路,我們的生活水平就會下降,改革的勢頭是不會停下來的,我們無論何時一定要堅持這點。」

「有些人說我們只讓經濟改革,不進行政治改革,這不正確,我們願意進行政治改革,但只在一種情況下:就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馬列毛思想、社會主義、人民民主專政和共產黨領導。)……」

楊尚昆:「軍隊已經前進到人民大會堂、中山公園、人民文化宮和公安部,所有官員和軍隊都已經完全做好清空天安門廣場的準備,經過近半個月的政治思想工作,所有官員和士兵都已經加深他們對這項鬥爭的嚴峻性和複雜性的了解,而且也了解戒嚴令的必要和合法性。」



鄧小平:「我完全同意你,並且建議戒嚴軍隊今晚就執行清場計畫,然後在兩天內完成任務,當我們進行清場時,我們一定要清楚的向所有人民和學生解釋,盡全力勸他們,要求他們離開,但如果他們拒絕離開,他們就要為後果負責。」


[引用] | 作者 推動暴亂的陰謀 | 15th May 2009 00:5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64鎮壓前的重要會議紀錄



五月二十七日晚,鄧小平、陳雲、李先念、彭真、鄧穎超、楊尚昆、王震、薄一波在鄧小平住宅會商五個小時討論接替趙紫陽的人選。





摘自中央書記處「一九八九年五月廿七日重要會議紀錄」,由鄧小平辦公室提供。



鄧小平:「我們討論一下新中央領導層人選問題,我先說說我的看法,你們再看看對不對。新的領導層包括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尤其是政治局常委都應該堅持改革及開放。新的國家領導層應當向人民展露他們將堅決推行十一屆三中全會定下的改革開放路線。我們一定要照顧人民的情緒,不能有偏見,我們甚至可以選擇曾經反對我們的人加入新領導層,我們要大膽的重用一些人,好讓老百姓相信我們說話算話。





陳雲:「我同意小平意見,我只提一個意見。新的領導層一定要得到人民的信任,而且要有政績。但有一個基本要件,就是要勇於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並且高舉四
個堅持大旗,在這點上我們絕對不能妥協。中國能放棄四個堅持嗎?能不要人民民主專政嗎?能否堅持這些原則是個基本問題。」



鄧小平:「在長期仔細比較後,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是個好人選,我認為江澤民同志是及格的。陳雲同志、先念同志和我都有意讓江澤民同志出任總書記,你們怎麼想?」



王震:「如果你們三個都這麼認為,事情就這麼定了。我對江澤民不是很熟,但我想小平同志的決定是正確的。就讓江澤民幹總書記吧。」



鄧小平:「我和江澤民常接觸,不知道你們怎麼看他,我同意他當總書記。」



楊尚昆:「繼續改革開放至關重要,全國都關注這件事,我們絕不能因為更換總書記就關起大門,放棄改革開放。中國絕不能再閉關自守,那樣人民生活不能改善,經濟無法成長,這樣是很可怕的。我同意江澤民出任新的總書記,我還同意小平同志建議天津市委書記李瑞環加入政治局常委,李瑞環堅決擁護改革開放,確實為人民服務。」



薄一波:「沒有人是完美無缺的,我們不打算找一個完全沒有缺點的人。我們必須面對現實,新的領導層會有缺點,他們缺乏政治及鬥爭經驗,但新領導層一定要得到黨和人民的信任,這不代表我們一定要對每一個領導成員滿意,只要集體領導令人滿意就可以了。江澤民、李瑞環是好同志,都想做事。我們應該放手讓他們做,他們應該會有好的表現。」



陳雲:「我認為宋平是政治局常委好人選,他經驗豐富,熟悉中央和地方。宋平堅持黨的原則,對黨忠誠,獲得高度評價。我認為領導層應當有一、兩位老同志,他們經驗豐富。」



李先念:「我想江澤民、宋平、李瑞環都是政治局常委適合人選。我們應當提拔省級幹部,江澤民、李瑞環缺少在中央工作經驗,但我們將支持他們,此外,宋平在中央經驗豐富。新政治局常委應當能應付未來的挑戰。」



彭真:「我認為新的領導層應保持相對穩定,必須保留一些老成員,以便象徵政策的延續性我們不能一直換人,否則就會像旋轉木馬一般,這樣的新領導層沒有權威,一定不能得到人民的信任,也會傷害黨。我們要全力建立領導核心的權威,領導核心要承擔責任,行使權力,建立領導核心不是件容易的任務。」



鄧小平:「我同意彭真同志的意見。我們的黨一直沒有穩定、成熟的集體領導,直到毛、劉、朱、周時期才有。在這之前,領導層一直不穩定、不成熟。從陳獨秀到遵義會議一直是這樣。沒有一個領導層是真正成熟的。到毛、劉、朱、周才建立好的集體領導。文化大革命又是一大災難,華國鋒的兩個凡是論沒有搞多久,所以真正的第二代集體領導是我們,人民對我們是擁護的,因為我們實行四個現代化,搞改革開放。現在我們正朝向第三代新領導層發展,要想有好的開始且得到人民信任,就須堅持改革開放。」



楊尚昆:「我們的領導層應是強大正直的,如果平庸無能,就得不到人民信任,沒有威信。我們只問生產力,不能忘記經濟成長。現在示威學生還沒有回到教室上
課,事態仍在發展,如果我們不能選一個讓人民滿意的領導層,我們將會面臨許多麻煩。這也是為什麼改革開放至關重要。小平同志指出,所有抗議標語中沒有一條
是反對改革的,所以要堅持改革,不改革的話將國無寧日。」



鄧小平:「堅持改革是黨的指導原則也是基本思想,我們當然不能放棄,但我要提出另一點,新的政治局常委一定要堅持反腐敗,不反貪污、反賄賂、反侵佔我們就無法面對人民,我們須嚴肅處理此事,否則無法向人民交代,不推行反腐敗的領導層是不會被考慮的。



鄧小平:「我和陳雲同志及先念同志交換過意見,他們完全同意新的領導層必須堅持黨的路線、原則,以及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決議,在這方面,連口徑都要保持一
致。十三大的決議已經通過,以後決不能更改一字,我們將貫徹到底。新的集體領導必須繼續堅持,除非有人反對。我建議以下六人加入新政治局常委:江澤民、李
鵬、喬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環。由江澤民同志擔任總書記。」



此時,元老們顯然已經投票了。



鄧小平:「新常委團隊現已決定了,但不需要馬上宣布,等到十三屆四中全會那時才正式公布,與趙紫陽及其他人的問題一同處理。」



陳雲:「我想在那之前我們得做兩件事。第一是讓江澤民同志來北京先熟悉這裡的事情;第二是鄧小平同志可能希望把我們的決定先跟現在的幾位常委們講一聲。」



楊尚昆:「今天萬里在上海已表示支持政治局的決定。我在想,我們是不是該讓萬里和江澤民一塊兒到北京來。」



彭真:「萬里已在上海就醫,不急著叫他趕來。如果這麼做,只會有更多他的謠言。」



鄧小平:「先讓江澤民來吧。他需要熟悉一下情況,而且我接受陳雲同志的建議,我該代表我們所有人和將繼續留下來擔任常委的人談一談,主要目的是統一思想,以便新的團隊有明確的焦點重新出發,並真的做一些可以討好民眾的實事。我要告訴大家,有資料顯示就是鮑彤洩漏關於北京市戒嚴的機密。我不認識鮑彤這個人,但他和洩漏黨和國家機密這件事脫不了關係。李鵬同志已要求立即依法起訴。」



李先念:「我知道這個傢伙。他年紀都超過五十了,卻像年輕人一樣追求時髦。他在中南海裡頭還穿著鮮艷的夾克和藍色的牛仔褲-這像什麼黨的幹部呀?他滿腦子都是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以前,他還把一群年輕人聚集起來,稱他們是『趙紫陽的智庫』。我們的黨根本沒有什麼智庫-從來都沒有。這純粹是資產階級的東西。幾天前我從李鵬和姚依林那兒聽到,鮑彤就是該為三個研究單位和一個學會聯合發表六點聲明負責的人。現在實情已水落石出,鮑彤違法洩露戒嚴令的機密,應該逮捕。當我們逮捕鮑彤後,他的智庫就會崩解,這將有助於結束這場動亂。」



王震:「我同意李先念同志的看法。這個傢伙應該被捕-而且是立刻逮捕!這是原則問題,我們不能慢吞吞的。這和他是不是中央委員,是不是總書記,或我們認不
認識不相干。逮捕這種傢伙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們逮捕過江青和四人幫,我們逮捕過林彪的死硬派黨羽,我們會不能逮捕他?這問題根本不值得討論。」



薄一波:「最近這幾天,北京市和全國上下的形勢已漸有改善,但我們不能排除再倒退的可能。許多同志對我們把戒嚴部隊部署在城外,卻讓學生待在天安門廣場的做法覺得有問題。現在,我們已經解決黨內的問題,接著該是結束這場動亂了。我認為我們該採取行動。」



鄧穎超:「讓我們採取溫和一點的做法。我們可以勸學生回去學校,讓在市內的解放軍維持秩序,向一般人民和大多數年輕學生顯示,黨和國家真的打算處理他們關切的問題,而且有信心會成功。這會讓我們變得受歡迎。」



楊尚昆:「我們以前一直說,讓解放軍進城不是針對北京市民或廣大的學生群眾。一開始,人們都不相信,但現在他們相信了。我們必須對制止動亂和避免因此而流血這兩件事抱以同樣堅定的態度,這兩件事並不矛盾。當然,我們會需要一個時間表,不能讓事情拖下去。」



陳雲:「對。我們須竭盡所能,儘快遏止動亂,並避免流血。如果我們能在本月底前完成,那就太好了。穩定和統一思想是最重要的事。」

鄧小平:「我建議政治局常委會儘快做出恢復北京市秩序的決定,並決定十三屆四中全會的日期。我們不能再耽擱了。」


[引用] | 作者 推動暴亂的陰謀 | 15th May 2009 02:3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相当赞同你的观点。欲了解真相,就要从相对的两面找证据,不可妄听一家之言。
以暴力方式推翻暴政,其所建立的政权亦将是暴政。


[引用] | 作者 EXpalm | 27th Dec 2009 02:04 AM | [舉報垃圾留言]